男人眼里,这样的女人最适合当老婆!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11-07 16:59:18

一场暴雨刚刚结束,天空蔚蓝如洗。这是在深圳难得一见的景象。

窗外的一切变得干净,尤其是被雨水冲洗过的银白色商务轿车,宛如我身前这位身材高挑的美女那修长若雪的腿,白白净净,望一眼便令人心生喜欢。

香车美女,好一个令人充满幻想的词儿。我不知道眼前这个叫肖丽的女子,在这家公司到底是个怎样的人物。

是她在人才市场收下了我的简历,并且让我坐着她的车子来到德来公司面试。

“程宇!恭喜你面试通过,明天下午五点半,准时在厂门口等我,到时我会给你安排宿舍。”

肖丽手里拿着一沓简历,悠然地转过身子,朝我笑了笑道。

她转身时特别好看,带动着黑色短裙的裙摆边微微荡起,更为那一双美丽的长腿增添了几份生动之美。

“不是今天安排宿舍吗?”我忍不住问了一句。

说实话,我很急。我找了一个月的工作,已经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身边只剩二十块。

我心里非常的渴望早点进厂,找一份包吃包住的工作。所以面试的时候,我直接把所有家当都背上了。

“今天?”肖丽愣了一下,有些不解地望着我,“你今天就要搬到宿舍来住吗?”

“如果能按排最好。你看,我把行礼都已经搬来了。”

我有些厚颜无耻地用手指了指后背上的背包向肖丽笑道。

没办法,钱都没了,还要脸干嘛!从人才市场到这里,来回一趟车费要十多块,加上住店和晚上吃饭的钱,三十块钱铁定跑不掉。我穷到这份上了,能省一块是一块。

“那行,我们五点半下班,你就在这里等我,哪也别去,稍后给你安排宿舍。”肖丽说。

“好的,谢谢!”我笑着朝肖丽问了一句:“美女,你应该是湖北的吧!”

“啊!你怎么知道?”

“湖北妹子的皮肤很好。”

说着我的目光落在了她的长腿上,微笑道:“而且南方的姑娘也很少有像你这样高挑秀丽的长腿。”

其实,我知道她是来自湖北的妹子。她在人才市场和人聊天的时候,已经暴露了她的信息。

“是吗?谢谢!”

肖丽听了我的赞美,清澈的眼眸里不经意地流露出些许的温柔。

我真想对她说,“要是配上一双丝袜就更加的迷人了。”不过话到嘴边我还是噎了下去,毕竟大家还不熟,万一马屁没拍着,拍到虎屁上去了,那岂不自找麻烦?

况且旁边另外三名面试的妹子和三名男子,一个个用含恨的眼神正瞪着我呢!如果我再这样挑战大家的底线,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要被人揍了。

我不经意朝两位面试的姑娘望了一眼,两个妹子立马给我投来了鄙视的目光。大概,是听了我刚才拍马屁的话,有些看不惯吧!

男人当着一群人的面只赞美一个女人,实在不是明智之举。事情的结果往往是讨好了一个,却要得罪一群。

拍马屁并非我的本意。

说起来有些丢人,我名校本科大学毕业,却伦落到电子厂来当杂工,难怪会被人瞧不起。

如果不是因为毕业证和身份证丢了,我根本就不屑面试这份工作。现在我借的是堂弟的身份证和毕业证进的厂。

“收拾起高傲的心,明天准备上班吧!”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沉重的心情勉强放了下来。

就在这时,面试室的门打开了,有一位身着月白色长裙,长发直垂腰际的女孩,推门进来了。

“人事小姐呢?”女孩问了一句。

“你是说肖丽吗?”我笑着问了一句。

女孩笑着点了点头,“没错,我是来报道的。”

“哦!她刚走一会儿。”我答道。

“谢谢,你面试的是什么工作?”女孩在我的面前坐了下来,主动和我打了招呼。

我有些不太好意思地答了一句:“杂工,仓库的杂工。”

“或许我们以后有机会见面,我是车间的物料员。昨天通过的面试。”女孩的脸上再次浮现出一抹清甜的微笑,自我介绍道:“我叫孟雪。”

“我叫程宇。”我有些不太好意思地答了一句,内心里泛起一阵莫名的自卑感。杂工在厂子里,应该是最卑贱的一份工作了吧!人家好歹是个物料员,况且又长得这么漂亮。

不一会儿,肖丽进来了。老远便听到了她的声音。

“程宇!你过来,跟我走,现在我带你去宿舍。明天记得交三张一寸半的相片过来,上午就可以领到厂牌,到时就可以去饭堂吃饭了。”

我提起行李准备跟着肖丽往外走。

这时,孟雪站了起来,朝肖丽打招呼道,“你好,我是来报到的。”

“哦!知道了。稍等一下。”肖丽一脸淡然地答了一句,转身便朝外走去。

我扭头朝孟雪望了一眼,她的脸上露出甜美的笑容。

“程宇,再见!”

“再见!”

孟雪朝我竖起两根手指头,脸上浮现出一对甜甜的酒窝,嘴角形成一弯美丽的弧度。清纯可爱的样子美极了,我的心像是被电了一下。这是我见过的笑得最好看的妹子。

我被肖丽安排在一间八人住的集体宿舍。肖丽说,最近厂子里人员比较挤,床位不够,委屈我先睡一下上床。

晚上,我用仅剩的二十块钱,去照相馆照了相,又用两块钱买了三个馒头,剩下的八块分别买了小支的牙膏和香皂。

回到宿舍才想起,这床是没有席子的。顿时,心情是一片哇凉,看来今晚只能睡木板床了。

手机也被偷了,现在要让同学啥的,借点钱周转一下,也找不到联系人。看来,只有先在这破床上睡一个月再说了。

我带着无比沮丧的心情,爬上了铁架子床。刚躺下来,便听床下传来一阵男女打情骂俏的声音。

“我去,真他妈的倒霉。睡个上床也就算了,没想到还是个炮床。”我在心里忍不住骂了一句,在铁架子的木板上躺了下来。

床晃动了一会儿,便停了下来。从下床传来一阵女人的声音。

“好了,老王别闹了。这是在宿舍。我先回去了。”

话毕,便有一位穿着吊带衫的妹子,撩拨起床帘,从下床的铺位钻了出来。她朝下床的那位哥们摆了摆手,道了声:“我走了!”转身便出了门去。

床下的工友有些意犹未尽地朝我望了一眼,从口袋里摸出一包好日子香烟,抽出一根递到了我的手里:“兄弟,新来的杂工吧!我叫王木根,叫我老王就好了。”

“好。我叫程宇。”我点了点头,又朝他摆了摆手道:“谢了,我不抽烟。”

老王把香烟放在鼻子上闻了闻,笑着答道:“算了,我也不抽了。宿舍不让抽。”

说罢,他朝我的上铺望了望,立马皱起眉头叫了起来:“兄弟,你连席子也没买啊!”

“没事,我习惯了。”我有些尴尬地答了一句。

老王大概看出了我的穷酸,便从自己的包里抽出五十块钱,递给我:“拿去,呆会儿去买一床竹席。这钱发了工资再给我。这里都是我们仓库的兄弟,以后相互关照,我也是杂工。在美临电子厂做了五年了。好好干,这厂子不错,而且美女也多。干两年,娶个媳妇回家,胜过月薪过万。这年头,媳妇不好找啊!但美临电子厂不一样,女多男少,机会多。”

老王裂嘴呵呵地笑了起来,还是不争气地点燃了一根香烟,抽了起来。他和我胡侃瞎聊起来。

看得出这家伙是一个非常乐观的人。他和我聊得最多的便是女人。

他告诉我,来这里上班的不少年轻小伙,都是冲着找媳妇来的。因为这是电子厂,厂子里的女工高出男工两倍,只要长得不是太差,都能找到漂亮且温柔的姑娘做女友。

这话听得我心里都有些蠢蠢欲动了。脑海中,满是那个脸上带酒窝的妹子孟雪。二十四岁了,貌似也到了找媳妇的年纪了。

我的脑海中不经意地浮现出孟雪的面容,一想起她脸蛋上那一对甜甜的酒窝,我的心里便会升涌起莫名的喜欢。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她。

我听老王说,这厂有四千多人,六个车间,员工是分批次上下班。没点缘分还真有可能见不着。

但愿和这妹子是同一个班次吧!我心里暗暗祈祷道。

第二天,我被分配到仓库当杂工。

在仓库当杂工,也就是帮仓管员搬下货,推推叉车。很简单,但都是体力活。

忙了一个上午,衣服都湿秀了,才有时间歇一会儿气。刚坐下来,便听到仓库里头有议论起来。

“嗨!电源车间来了一个靓妹。”一名杂工朝我身后的老王打招呼道。

“真的?我去看看。”老王起身便朝备料区跑去。

“走!我们一起去。”

“在哪?我也去看看。”

一群男工纷纷朝备料区赶去。我也有些好奇,想去看,但还是停住了,只好远远地朝备料区张望着。

只见一位身穿粉红色工衣,头戴绿色头巾的女孩,在另一位大个子女工的陪伴下,整理物料。

“是孟雪!”我心中一阵惊喜,差点失声叫了出来:没想到孟雪居然会跑到这儿来。

备料区变得热闹起来,有仓管员、物料员,也有杂工。他们有一茬没一茬地找孟雪搭讪。

“老乡!听你口音是四川滴嘛!”杂工老王用四川话直接和孟雪搭腔。

“我老家是重庆滴。”孟雪答道。

“那我们也是半个老乡嘛!”老王和孟雪套起了近乎。

“重庆滴山,重庆滴水,重庆滴人更美。”仓管员姜兆雷用半生不熟的四川话,大声唱了起来,惹得在场的人哈哈大笑。

孟雪只是红着脸微笑,两个小酒窝看上去特别的迷人。

这时,仓库里的女孩们也围过来看热闹,一个个像看外星人一样,目光落在孟雪的脸上、身上,多少有些醋意。

“兄弟!刚来上班还是老实些吧!别只顾着看美女。说实话,你一个杂工,人家也不会看上你。”仓管员戴军,冷笑着从我身边路过,自信满满地朝备料区走去。

杂工在仓库里的地位是最低的。这家伙说得没错,但我听了就是不舒服,真想上去揍他一顿。

没办法,我试用期还没过,混不好,随时会有滚蛋的风险。我用力拉起叉车,轰隆隆地朝备料区的门口路过。

就在这时,一个清甜的声音从铁丝网的里面传来:“程宇!你也在这啊!”

程宇是堂弟的名字,我借他的身份证进的厂。是孟雪在叫我,没想到她还能记起我。我停了下来,转过身,朝孟雪憨憨地笑了笑。

她兴奋地走过来:“我分到了生产线当物料员。以后每天都会下来。你在这里上班吗?”

“是啊!”望着心中的女神,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十来双眼睛齐刷刷地朝我这边望来,我只觉脸上一阵阵火辣辣。

各种羡慕嫉妒恨,投到了我身上。戴军那王八蛋更是眼睛都变绿了。

“幺妹!这个男滴是不是你滴男朋友?”老王直接用四川话朝孟雪问道。

“管你啥子事?”孟雪没好气地朝老王瞪了一眼。既不否认,也不承认。我心里那个暖啊!

“喂!组长来啦!”人群中有人小声说道。

“你们不去干活,都坐在这里干嘛?”随着组长的出现,仓库里的工人们作鸟兽散,纷纷离开了备料区。

我也拉起叉车,与孟雪分开了。组长从我身边路过时,有些不屑地瞟了我一眼。接下来,他心安理得地在备料区坐了下来。

那家伙,整个下午,都坐在备料区,有事没事地搭腔,和那个大个子物料员,开着一些不着边际的玩笑,其实是为了吸引孟雪的注意。

听说,我们的组长可不是什么好鸟,是有女人就上,只讲数量,不论质量的主儿。

没办法,漂亮的女人,更容易招来色狼。

接下来的日子,几乎每天都可以看到孟雪,但打交道的机会并不多。

因为我们的组长,每天都会像公狗一样,围着孟雪转。这让我十分恼火。

好在有个叫小胖的女同事,看得起我,时不时给我来点暖昧,也算是一种安慰。

“伟弟!过来,姐姐教你备套料。”是小胖在喊我。其实她比我只大几个月。

她是仓管员,我归她管。

这家伙好像对我有点意思,有事没事,就老爱大声喊我,还教我做一些仓管员的活儿,说是为我好,以后仓库提拔人,我懂得多就会优先上去。

“来姐姐教你用电子秤。”小胖在电子秤前蹲了下去,牛仔裤都滑到了腰下,后背露出一圈雪白。

我不经意地偷瞄了一眼,一时间目光不知放哪儿好才是。

小胖其实并不胖,而且长得很清秀,是那种很有肉感,皮肤又不错的妹子。

“喂!你干嘛?”小胖感觉不对劲,站起来重新将工衣套进牛仔裤里,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让你看电子秤,你却看这儿。什么人啊!”

说话间,她在我的大腿上重重地捏了一把。这妹子是个女汉子,对谁都敢动粗,我都被她捏了好几回。

“哎哟!你下手别这么重好不好?”我朝小胖吼道。

“这就是好色的下场,下次敢这样,小心我让你断子绝孙!”小胖白了我一眼,目光从我的身上划过,若有所思地,抿嘴笑了起来。

在小胖的精心指导下,没几天,我就学会了备料。

有时,也学着仓管员的样子,将备好的套料,往备料区送。如此一来,我和孟雪亲近的机会就变得渐渐多起来。

我们的组长大人,每天三点半要去开会。摸清楚这个规律后,仓库里的色狼们便会趁机涌向备料区,和那些物员们打情骂俏。

当然,我也不例外。

“喂!小子!小胖等下又要拧你的大腿了,你的散热片还没有搬完吧!”戴军见孟雪在,有意取笑我。

我懒得理他,在桌子上无聊地写起字来,边写边欣赏着我心目中的女神。

“哇!你的字好漂亮啊!”物料员方敏把我手中的文件夹抢了过去。

“给我看看。”

“给我看看。”

“还真是不错。”

几个物料员停下了手中的活儿,纷纷议论起我的字来。

戴军的脸色不太好看,带着几份醋意挖苦道:“这年头都流行电脑,字好看有什么用哦!”

他见孟雪没有围过来看我的字,走过去讨好道:“美女!你说我说得对不对,要像你一样会电脑,那才叫本事。”

“不好意思!我不会电脑。”孟雪冷冷地朝戴军答道。

“什么?你不会?你们物料员,不是要求要懂电脑才可以吗?”戴军惊讶地问道。

“你懂什么?我们主管说孟雪写的字漂亮,所以才破例将她招了进来。”大个子物料员解释道。

“这样啊!”戴军像歇了气的皮球,又退回到原来的位置。

我朝孟雪望去,正好她也在看我,两人会心一笑,那甜甜的酒窝,直叫人心醉。

我鼓起勇气,走到她面前,搭讪道:“你练过硬笔书法,而且是庞中华的对吧?”

“恩!你也练过,司马彦的!”她非常自信地答道。

两人相视,随后心有灵犀地笑了。那一刻,我们是如此的默契。我觉得,她就是上天为我安排好的。

网上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今日我和孟雪的相视一笑,那得多少万年的修为啊!

我,被这一个瞬间感动了,呆立着。

“喂!走啦!别光顾着看美女,家里活还没干完呢!”小胖见我光盯着孟雪发呆,用文件夹重重地在我的背上拍了一下。

孟雪“扑哧”一笑,露出两个甜甜的酒窝。

就在我转身准备离开时,孟雪小声说了句:“晚上有时间吗?我在二楼图书馆等你。我找你有事。七点钟不见不散。”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愣了数秒,才连连点头,“有空,我一定准时到。”

下了班,我把身子洗得干干净净,穿好衣服后,在镜子面前照了又照。

“小宇!打扮得像嫖客一样,去哪儿呀?”姜兆雷笑着对我说。

我和姜同一个宿舍,他的为人不错,对我很好,就是有点二。

我微微一笑,没有回答。

“小子!你不说我也知道。肯定是去和吴美女约会了。艳福不浅啊!”姜兆雷拍了拍我的肩膀,轻声在我耳边叮嘱道:“兄弟!听老哥一句劝,和戴军抢女人,你得小心一点,这家伙上面有人,外面也有人。”

他笑着把一个硬币塞到了我的裤袋里,“好了!我去混加班费了。这里有一毛钱,拿去嫖吧!”。

这家伙,就爱搞恶作剧。

“妈的!有种别跑,看老子不把你的毛拔光了。”被我撵了一阵后,姜兆雷将门一甩,砰地一巨响,逃走了。

过了几分钟,他又回来了,从钱包里拿出一张百元大镖,塞到我手里:“对了,我这里有一百块钱,先拿去用吧!发了工资再给我。”

我惊讶地愣在那里,“我……我有钱啊!”

“别装了,底裤都烂了一个洞,还有钱?亏你好意思晾晒在外头。”姜兆雷就是这么直。

我红着脸将一百块钱,装进了钱包里。

姜兆雷这才笑着去加班了。看来,这宿舍里的人都还不错,老王第一天借了五十给我,现在姜兆雷又借给我一百。真是雪中送碳啊!

不到七点,我便去了二楼图书馆,等了几分钟,孟雪也来了。

她打扮得与面试那天一模一样,白色镶边长裙,一袭长发披肩而下。

“我想请你帮个忙,可以吗?”孟雪开门见山地问道。

“当然可以。”我知道女孩子一般都爱为主动约会找理由。大学时哥也谈过恋爱,虽然还是个处,但好歹也和女孩拉过手,也累积了不少恋爱经验。

“你陪我去一个地方,然后送我回来,就行了。我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晚上九点半之前保证回厂。”孟雪说。

临美公司是一家台资企业,管理比较严,周一至周五不能外宿,外宿要写申请。

“成!今晚我就交给你了。”我贫嘴的劲儿,又犯上了。说完,我就想抽自己一巴掌。

孟雪并没有生气,笑道:“走吧!别太晚回来。”

说实话,这一次约会我的心里没底,我身上的钱并不多。也不知美女究竟会带我去什么地方,万一真的开房,到时还要美女付钱,那多丢人啊?

我承认我的想法有些肮脏,但我真的想到了这一层,而且一路上在幻想开房后的情景。

我心里忐忑不安地跟随着孟雪的脚步向前走去,一路上我们的话并不多。没多久我们便上了公交车,到了福永街上才下车。

孟雪径直朝前走,带着我穿过了几条街道,最后在一个幽静的巷子里停了下来。

“你先去别的地方逛一逛吧!半个钟后在这里等我。”

这时,我才知道,她是真的找我有事,而不是来和我约会。一种莫名的失落感顿时涌上心头。

我点了点头,极力掩饰住内心的痛苦。

孟雪快速朝前走去,钻进了一间茶餐厅,透过餐厅的玻璃,老远便看到一个光头男子,和她点头、打招呼。

此刻,我的心在隐隐作痛。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人?

餐厅里,两人有说有笑。

妈的,孟雪不会被这光头佬给拱了吧!如果真是这样,老子也不稀罕喝这个二道汤,没准还不止二道呢!

呸!呸!呸!想哪里去了。孟雪绝对不可能看上那家伙。我不断的猜测,又不断的找理由去推翻自己的假想。

算了,这事还是不去想它,先去买条底裤再说。老穿着带枪眼的底裤在宿舍里晃荡,会被人笑话。

我去附近的一家商店买了一条底裤。

没多久,孟雪便出来了,手里多了一个布袋子,看上去沉甸甸的。

她脸色慌张地朝我走过来,看上去,她像是遇到了麻烦事。妈的,那光头佬,不会趁机占了她的便宜吧!

我的脸立刻拉了下来,跑过去,心急地问道:“孟雪!没事吧!”

“哦!没……没事。”孟雪被我的大声惊了一下,深吸一口气,扬了扬手中的袋子,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这是我一个老乡,托人从老家给她带的东西。”

说这句话时,孟雪的眼神中掠过一丝慌乱,看上去像是在撒谎。

“哦!”我无力地答道,心里是哇凉哇凉的。看得出,她一定有事,而且一定和那光头佬有着撇不清的关系。

我从头至尾地从她身上扫了一眼。心里不免有些失落。

“你到买东西啊?”孟雪的问话,将我从失落的情绪当中拉回到现实。

“恩!到超市里买了一条底裤。加加大的,以前的小了。”我有些赌气地答道,似乎有意在向她证明着什么。

“你和我说这个干嘛!”孟雪的脸微微有些红,顿了一会儿,抬起头:“走吧!我还要去一个地方。”

“还要去?”

“恩!不是很远,你送我过前面那个十字路口就行了。”

我本想直接拒绝,可望见那一双,盈盈似水的眼睛,我的心又软了,不争气地,对她挤出一个笑容:“没事!我说过,今晚交给你了。哦!不,今晚听你安排。”

“想不到你也会贫嘴!”孟雪“扑哧”一笑,“这和你斯文的外表不符啊!不过男孩子有点幽默感还是挺讨人喜欢的。”

这是在夸我吗?我的心情一下子又飞扬起来,望着她脸上那一对甜甜的小酒窝,一瞬间,我想到了许多浪漫的事情,比如亲吻。

没办法,男人有时就是这么臭美,尤其在你喜欢的女人面前总爱自作多情。

夜晚。临美公司饭堂里排了两条长长的队伍,每个工人的手上握了一张夜宵票,那是公司免费为加班的工人们提供的。

可以换一碗蛋炒饭或米粉、汤面、包子之类。内容丰富,不过每张夜宵票只能换一样东西。

孟雪比我先下班。我打了一碗蛋炒饭,端着碗开始用眼睛搜索她的身影。我们习惯坐在靠门左侧的那一排位子,这似乎是暗中约定好的事。

我和孟美人经历那一天晚上的“约会”后,关系又近了一步。只要靠侧门那一张桌子没有人坐的话,我俩就会心有默契地在那一张桌子旁落坐。这让我感觉非常的惬意。这段时间,饭量也大了。

肚子好像也变大了不少。姜兆雷那家伙,老是笑话我,说我没本事。他说,有本事的男人都是把别人的肚子搞大,没本事的男人才把自己的肚子搞大。

他常附在我耳边开玩笑:“啥时候,把孟雪的肚子搞大?”

奶奶的,老子真想一拳捶死他。

这段时间烦得很,戴军那王八蛋,像阴魂不散的怨魂一样,缠着孟雪不放。而孟好像也没有拒绝的意思,这让我很是受伤。

这不,今晚我和孟雪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吃宵夜。本来聊得挺开心的,她那小酒窝,被我逗得现了好几回。

我正自我陶醉呢!

戴军那王八蛋,一手抓了三个鸡蛋,往孟雪面前轻轻一放,“来!美女!这是我老乡给我的,一个人吃不完,全给你吧!”

孟雪给了戴军一个甜甜的微笑:“谢谢了!看来你的人缘还不错嘛!”

戴军瞟了我一眼,有些得意地笑了起来:“这点小事,不算啥。饭堂的厨子是我老乡。”说着,他用手一指远处正在打饭的胖子,那胖子也朝他点头微微一笑。

“以后,你想吃什么,就和我说。我让胖子帮你弄。”戴军朝孟雪说道,身子已经挨了过去。

“谢谢!我不挑食,只要能吃饱就成。”孟雪微笑着答道。

看得出,她虽不是很喜欢戴军,但好像也没有拒绝的意思。

戴军再这样扔糖衣炮弹,对我可不利啊!

这王八蛋真讨厌,我真想给他一拳头。不过,当着孟雪的面,我不能这么做。这样太没有风度了,给人的感觉是疯子。

“程宇!你也来一个吧!我一个人也吃不了这么多。”孟雪大概看出了我的尴尬,往我身边放了一个鸡蛋。

“好勒!”我心里那个激动啊!姑奶奶,你真是我的红颜知己。这时候还知道照顾我的面子,太解气了。

我毫不客气地拿起鸡蛋剥掉了壳,往嘴里猛地塞了一口。

戴军那王八蛋,气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他瞟了我一眼,继续朝孟雪讨好道:“孟雪!我跟你说。在临美公司,只要你努力,会有大把的上升空间。我听说,不久资材部计划课要招人,到时可能会从仓管员或物料员里面调人。”

“哦!是吗?”孟雪淡淡地应付道。

戴军一拍胸脯:“当然了,你还不知道吧!我叔叔是计划课的课长。是他告诉我的。”

“哦!这样啊!”孟雪好像对这个话题不太感兴趣。

“嘿嘿!当然,你现在还没有过试用期,可能机会不大。不过,别灰心。你是高中毕业,字又写得漂亮,以后准有机会上升。没准,我们还能在同一个办公室里工作呢!”戴军越说越得意了。

有意把声音提高了些:“计划课你去过吧!那办公室可漂亮了。每人一台电脑,还配了专用电话,那椅子,也是旋转椅。”

傻子都能听出来,言下之意,计划课要招的那个人就是他了。

孟雪淡淡地笑了笑,“那我提前恭喜你了。”

“嘿嘿!这事,还没定,等我上去了,请你吃饭。”戴军一脸的得意,孟雪只顾吃宵夜没再答腔。

戴军自觉没趣,忽然转移话题,言语中带着几份挖苦的味道,“这年头,在外面混,还是要有文化啊!我如果没有读高中的话,进来也只有当杂工的份。”

“不好意思!程宇我不是说你。我知道你只读了初中。我只是说这种现象,外面的确很现实,如果没有文化的话,迟早会被淘汰出局。”戴军向我解释道。

我心里暗自发笑,这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哥们我如果不是为了,找这份杂工的工作,又怎么可能拿着初中文凭来面试呢!老子可是全日制一本大学毕业。

孟雪将目光转向了我,笑着说:“大家都是同事,别介意。戴军这人其实也挺不错的,就是说话直了些。”

少来,老子可不是傻子。这家伙就喜欢挖苦人。不过对于这样的跳梁小丑,我才懒得理。

和我比文化,他还不够格。好歹俺也是科班出身,把毕业证拿出来,吓尿他,俺可是比大砖,还要厚的砖。

“你们今晚加班了?”一位身材高挑,鼻梁间架着一副眼镜,身着职业套装的女子,忽然出现在我们面前。

是公司的行政助理余静。

“余助理!你好啊!”戴军站了起来,朝余静拍起了马屁:“来!我向二位介绍一下,这可是我们公司的第一才女余静小姐。”

“我是来找他的。”余静用手一指我,没有去看戴军,脸上透着一股淡淡的高傲。

她的目光落在了我的脸上,微微露出一个笑容:“你就是程宇吧?”

“恩!有什么事吗?”我惊讶地问道。

“哦!是这样,你向人事课文宣组投的那篇稿子,我看了,写得挺好。我们打算采用。”余静平静地望着我,脸上始终保持着较为真诚的微笑。

余静在我的对面坐了下来,挡住了戴军。当时,我看不到他的表情。我想那小子,一定气得脸都变绿了。看来,今晚又是一个不眠夜啊!

说我没文化?没文化公司的第一才女,还能找我?哥的高深,你丫的根本就不懂。

    “那谢谢了。”我朝余静答道。中稿完全在我的意料之中,我看过厂部内刊,说实话很多稿子的质量并不怎么样。


或点击阅读原文,继续阅读~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