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男人哪些下意识动作,会暴露他对你的想法?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7-22 07:22:59

 
 
 
第一章
 
 
 

一座半山腰豪华欧式别墅内

“过来,把协议签了。”

此时陈思怡正在厨房里炒着菜,今天他难得回来的这么早,所以她想亲自下厨给他做一点他喜欢吃的饭菜,闻言,她身子一顿,手上的锅铲也停了下来。

关火,盛菜,一气呵成。

她擦了擦手,端着菜走出厨房,装作淡然:“先吃饭吧,我做了你喜欢吃的菜。”

男人英俊的神色微微一凝,似是很不耐烦:“过来。”

陈思怡听出他口气里的不耐,只好放下碗筷,走到他的对面坐下:“什么协议。”

男人冷笑一声,似在嘲讽她:“陈思怡,你明知故问。”

陈思怡恬静的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是淡淡问道:“又要我试药吗?”

“嗯。”男人从鼻尖哼了一声,口气凉薄:“傅医生又研制出了新药,这次暖暖治愈的可能性很大。”

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她突然想笑,而她也真的笑了,只是那笑里掺杂了太多的自嘲和讽刺,她爱了他十年,从十三岁到二十三岁,整个青春都给了他,她爱他爱的毫无保留,可他却从不愿意让她在他心里多驻足一秒,他的爱和心,全部给了另外一个女人,她的妹妹——唐云暖。

他娶她,不过是迫于家族的威慑,不得不娶,可她明知道前方是火坑,还是毅然决然的跳了,她甚至卑微的想着,或许他娶她,也是因为心里对她有那么一份感情。

可事实证明,她真的是想多了。

“我不想再替她试药了。”

男人脸色骤然一冷,眉心深儊:“你说什么?”

陈思怡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正视着他:“我说,我不想再替她试药了。”还来不及看男人的阴冷的脸色,她接着说道:“十三岁那年,我的梦想就是嫁给你,可你爱着唐云暖,我以为这辈子都与你无法企及,二十岁,你娶了我,我以为只要我对你足够好,你就会多看我一眼,所以当你要求我给一个和我毫无血缘关系可言的妹妹用身体试药,我答应了。

当那些冰冷的针管打在我的身上,你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吗?冰凉刺骨,痛不欲生,这些年来,我每日每夜都要承受那些药物带来的折磨。”

她看着他,将袖子挽了起来,里面一道道针管痕迹触目惊心,参差不齐的布满了她纤细白暂的手臂,可怖至极。

屋子里静默良久,她缓缓叹了口气:“秦琛,我也知道疼的。”

秦琛浑身一僵,眸光闪过一丝复杂的意味,他一直知道她喜欢自己,并且喜欢了很多年,可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云暖,无法再住进一个陈思怡,云暖为了救他,被搞得半人半鬼,在床上躺了三年,不死不活,而这罪魁祸首就是面前这个女人。

所以当傅渊过来告诉他,已经找到了救活云暖的办法,但是前提却是需要一个至亲试药,因为那药性太强,不得不一直研发。

所以,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陈思怡,那个时候,他对她是恨的,如果不是她,云暖不会变成这样,而他也不会公司差点垮掉。

想到这里,原本仅有的一丝怜惜也化为灰烬,他冷冷勾起唇角:“陈思怡,现在知道痛了?这些都是你欠暖暖的,是你必须偿还的债!”

陈思怡怔了,突然大笑起来,直到眼泪流出眼角,她才对上秦琛的冷酷的眸子:“是啊,我知道痛了,所以我决定放手了,你的爱太奢侈,我要不起了。”

心痛吗?应该是痛的吧,可为什么她觉得自己已经麻木了,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你什么意思?”秦琛皱了皱眉,心底突然生出一丝不好的预感。

陈思怡还在笑着,绝美的脸上挂着泪滴,宛如残破的玫瑰,让人心生怜惜:“我们离婚吧,秦琛,爱着你,我太累了。”

秦琛心口一窒,俊朗的容颜终于破碎了一个裂隙,半响,他才说道:“你疯了。”口气竟然还有一点手足无措。

“嗯,我是疯了才会爱上你。”陈思怡已经不想再与她争辩:“我为她试药试了三年,弄的人不人,鬼不鬼,身体已经残破的不像样子,你还要我怎么样?我的心,不是用来这样被践踏的。”

他狠狠的盯着她,像是要将她吃进骨子里:“你以为你说离婚就能离婚吗?暖暖的病不治好,你这辈子都得用你那犯贱的身体,给她试药!”明明恨着她,可为什么胸口闷的有些喘不过气。

陈思怡不敢相信的看着秦琛,她没有想到,在他眼里,她不过就是在犯贱。

呵呵,她的爱情还真是廉价又可笑!

当下,没有多秦琛反应的时间,解开身上的围裙,起身大步朝门口走去。

秦琛大怒,脸色阴郁的可怕:“你给我站住!要去哪里?回来把协议签了!”

“我去哪里,你管不着!”陈思怡终于再也绷不住,眼泪顺着眼角不断落下,她要走了,他竟然还是想着那个女人的药,她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定定的看着他:“秦琛,我陈思怡不欠任何人。”

说完将门一甩,消失在秦琛的视线里。

秦琛身体微微发颤,盯着门口的方向,久久不动一步。

深夜,凉风寥寥,原本寂静的夜里竟突然飘了几滴雨滴。

时间,无声无息的流走,天气,阴冷灰暗,原来的细雨早已变成了倾盆大雨。

陈思怡一个人走在大街上,身影孤单,脆弱,她本就穿的单薄,现在衣服全被雨水浸湿,冰凉的雨水渗入她的皮肤,那分刺骨直达心底。

就这样走着,身体被淋得透湿,周围不断有人朝她这边投来怪异的眼神,她却毫不在意,心都没了,还怎么在意的起来。

深夜,大雨磅礴,路上的人越来越少,她赤着脚走在雨里,鞋子早已经不知去向。

脚底摩的生疼,心也在滴血。

她的脸上都是水,分不清是泪还是雨。

十年的情感,付之一炬,甚至自己还心甘情愿的被可笑的利用着,思及此,陈思怡又是一声冷笑。

忽然,一道强光打在她的身上,刺得她眼睛都睁不开,她缓缓后退几步,刺眼的光芒也弱了一些,她抬眸看去,却看见车里的男人一双冷眸漠然的盯着她。

她当下一个战栗,立马转了个身,那个男人的眼神,令人心寒……却也让人觉得孤暗……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想逃离,但下半身仿佛被灌了铅一般动弹不得。

宋恒手里握着方向盘,瞅了瞅远处挡住路的女人,雨势实在太大,所以看的并不是很真切,只依稀见到一个人影。

他犹豫了下,还是偏头看向身侧的男人,斟酌着语句:“少爷,我们要不要下去看看?”

男子身着一身黑衣,身姿笔挺,夜色太暗,看不清长相,唯独一双暗沉如星的眸子散发着冰冷漠然的光芒。

“不用。”男子微微张了张口,声音如幽谷般低沉暗哑却不失一丝磁性。

“可……”宋恒犹豫了下,还是道:“她挡住了我们的路。”

男子似是皱了皱眉,半响才听他说一句:“下去。”

宋恒收到命令后,立刻解开安全带,下车查看。

陈思怡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中年男人,一脸的迷惘。

车子和陈思怡的距离并不远,所以宋恒几步便走到了她的跟前,望着眼前衣着混乱,披头散发的女人,他尴尬的咳了声:“这位小姐,你挡住我们的去路了,能不能起来让一下?再说这大晚上的,你一个人坐在这大马路上怕是也不太合适。”

陈思怡收起情绪,努力让自己声音显得平静:“不好意思,我这就起来。”一边说一边撑着地面站了起来,衣服已经湿透,再这样下去,自己怕是要感冒了。

宋恒笑了笑:“这么晚了小姐怎么会在这里逗留?”据他所知,这里离市中心也有好大一段距离。

陈思怡没有立刻回答他的话,而是对目前的情况做了一个简要分析,她因为一时意气用事,导致现在迷路了,现在已是深夜,这地方打车也很难打,现在雨又下这么大,再不离开,她不排除自己明天就得去躺病床上。

“我在这里找人迷路了,刚刚不小心摔了一跤,我想……”陈思怡试探性的问道:“不知道你能不能顺便载我一程?”

“呃……小姐,我们是要去往南城,恐怕不顺路。”宋恒面露难色,自家少爷是什么性子他还不了解吗,要是让个陌生人上了车,只怕他等会皮都不剩一层了。

陈思怡失望的叹息了声,她也知道这样贸然上别人的车,很不好,但是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思及此,她只好硬着头皮道:“顺路,很顺路,我刚好也要去那。”这倒不是她在说谎,而是她第二天真的凑巧要去南城。

宋恒嘴角抽了抽:“我并不是这辆车的主人,你要是想搭车,就去问问我们家少爷吧。”

陈思怡闻言,越过宋恒,望向车里的男人,不巧那男人的视线也正好投过来,两人视线在空中交了个汇,陈思怡下意识一抖,这男人的眼神还真是有点骇人。

尽管如此,可她没有别的选择,只好赤脚往车身移了几步,站在车窗前,她深吸一口气,轻轻敲了敲车窗。

第一次,车内没有任何反应。


 
 
 
第二章
 
 
 

第二次,男人依旧稳如泰山动也不动。

第三次,陈思怡终于忍不住了,狠狠敲了下窗户之后,又大喊了几声:“先生,麻烦开一下车窗。”

这次终于稍微有了点反应,然,车窗只是摇下来三分之一。

“说。”男人暗沉的嗓音一如他说出来的话,简明扼要。

从陈思怡的角度来看,只能看到男人鼻子以上部位,但即便如此,陈思怡还是惊叹了一把,她活了二十三年,还没有见过哪个男的侧脸能有这么好看的,堪称完美,俊挺的鼻梁,眉若星磐,一双眸子黑若翟石,她觉得秦琛就已经长得够帅了,可跟眼前这个男人一比,那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的。

陈思怡想,这才露出一半的脸就成这样了,要是露全脸了,这男人得有多祸害人啊。

“这位先生,我想搭一下顺风车,这么晚了,你看也打不到车了,所以我想你能不能……”

“不能。”男人话音一落,车窗便跟着摇了上去,自始至终连个眼神都未曾施舍给陈思怡。

陈思怡彻底石化了,有没有搞错,她的话还没说完好吗,有必要拒绝的这么干脆吗?

一旁的宋恒似是早已料到这种结果,面色不变的道:“小姐,既然我们家少爷不同意,那我也没办法了,很抱歉。”说完摸了摸鼻子,便开了车门上了车。

陈思怡眼睁睁的看着豪车离自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翌日一早,陈思怡失魂落魄的回了与秦琛一起居住的别墅,经过昨夜一整夜的思量,她终于想通了很多事,她和秦琛,注定只能今生错过,既然他爱着唐云暖,那她就成全他们。

可等她打开门的那一刹那,却被端坐在客厅里的男人吓了一跳,她微微皱了皱眉:“秦琛,这个点,你不是应该在照顾唐云暖吗?”

秦琛眼里都是猩红的血丝,整张脸紧绷着,谁也不知道他昨晚找了她多久,谁也不知道他昨晚听到她和他说离婚之后心里有多慌乱,可这些,他不会承认,也不想承认。

“昨晚去了哪里。”冷冰冰的语气一如既往。

陈思怡默了下,不想搭理他,昨晚淋了一夜的雨,在大马路边的小卖部里睡了一夜,谁都不知道她现在身体有多难受,现在她只想好好的洗一下澡,然后再和秦琛商量离婚的事情。

她之前虽然爱他,为了他什么都肯做,可陈思怡就是这样的人,一旦她想通了,那她便不会再重蹈覆辙,以前是她钻进死胡同里了,现在她已经将自己从囚笼里救出来了。

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疯了是一瞬间的事情,想通了也是一瞬间的事情。

秦琛见陈思怡竟然敢不搭理自己,顿时心中郁结的感觉更甚,他猛地站起来,眼神阴冷道:“陈思怡!你能耐了是吗?敢一夜不归,你知不知道暖暖在等你的血!”

陈思怡本欲走的脚步顿时滞了下来,身子有些僵硬,她万万没有想到,在自己一夜未归后,她所爱的男人不是在担忧自己的安全,而是C心着别人家的身体,思及此,她顿时很想笑。

陈思怡眉眼一勾,不顾疲惫不堪的身子,眼神对上秦琛的冷漠的目光:“秦琛,你听好,我陈思怡不是你养的一条狗,可以随便你想怎样就怎样,我想我昨晚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我会和你离婚,而唐云暖的死活也不****的事!”

她对他,蠢了十年,如今她已经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了代价,他还想怎样?

秦琛本就阴郁的脸庞此刻更加阴冷,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敢再一次和他提离婚,她哪来的资格来对他说离婚!

“陈思怡,你也给我听好,离婚,想都别想!”秦琛冷然的话刚落下,他便随手拿起沙发上的外套,离开了别墅。

陈思怡看着他俊挺的背影,心里又是一痛,她不懂,秦琛从未爱过自己,她对他提出离婚他不是应该很开心吗,终于有人不再束缚着他,可为什么……

陈思怡摇了摇头,*迫自己不再去想这些事,提起身子往楼上浴室走去。

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陈思怡终于将自己整理干净,换上新衣服,整个人也精神了许多,不再是看上去一副病怏怏的模样。

即便一夜未睡,她今天还是得撑着身体去南城,上个星期她的老师枫荛接了一个病人,据说有严重的社交障碍,枫荛因为在美国做学术研究还没回来,所以便将这个病人交给了自己。

她今天必须赶到南城见一面枫荛口中的病人。

草草收拾了几件衣服和生活必需品,陈思怡便拎着大箱子下了楼,临走看了一眼只属于她的卧室不禁暗自好笑,这个当初作为她和秦琛结婚的新房,他却连一步都未曾踏进来过。

陈思怡行至客厅,又拿了把伞,听说今天有雨,别又淋湿了才好。

机票早在枫荛通知她的时候,就已经替她订好,陈思怡看了看时间,十点的飞机,现在已经八点半,从这里坐车到机场最快也要四十分钟,她得赶紧走了。

陈思怡这次倒是挺走运,一出别墅便刚好遇到一辆出租车,将行李放好,告诉司机地点之后,她便窝在座位上开始补眠,只是一闭眼便想起秦琛,以及唐云暖,她一阵心烦,索性不再睡了,将手机拿出来看了看时间,又盯着看了好一会,最终还是决定给秦琛发了一条定时短信:我出差了,离婚协议我会让律师拟好送到你公司。

定时时间是11点半。

所以当秦琛收到这条短信时,陈思怡已经在南城了。

南城,百汇广场。

陈思怡站在人潮涌动的大街,悲催的发现,自己又迷路了!走这条路觉得错了,走那条也觉得是错的。

正蹰踌之际,突然被人撞了一下,直接撞得她身体歪向一旁的护栏。让她差点崴了脚。她匆忙中看了一眼,只看到一个青年的侧脸,匆匆离开。

有人戳了戳她,她回头,见是一个少女,不动声色的问道:“有事?”

少女说:“刚才撞你的那个人,把你的包包划破了。”

陈思怡低头一看,果然包包破了道口子,她急忙去摸,钱包不见了。

再抬眼,只看到先前撞她的那个青年一闪身钻进一条巷子没了踪迹。

陈思怡赶紧追了上去!

青年没想到她会跟上来,正背靠着巷子数钱,陈思怡怒道:“把钱包还给我!”

钱包里不仅有现金和卡,也有她的身份证件等,要是弄丢了再补办太过麻烦。本来也只想让这人把身份证还来,哪知道这人转身就跑!

陈思怡皱了皱眉,把包包往后一挎,赶紧去追:“站住!”

追了足足十来分钟,追到了一个地下停车场,一个清洁工人正从电梯里出来,推着垃圾桶以及几桶污水出来,恰好挡住了青年去路。被青年一把推开,陈思怡扶在桶连喘息,旁边的清洁车有点搞不清状况有些傻眼。

陈思怡看了眼她,又看了眼还在奔跑的青年,抄起手边的一包鼓鼓的黑色垃圾就扔了过去!

一个男人,正在这时开了车门走出来,恰恰与青年擦身而过……

“……!!”陈思怡眼睁睁的看着鼓囊囊的垃圾袋砸在了正走来的这位西装革履的男人头上!

哗!

馊水和着一堆不明物体飞了出来,伴随一堆细小的蚊虫糊了他一脸!

陈思怡:“……”

眼看小偷要跑,她大喝一声:“小偷你给我站住!”

突然又出来一人,一把撂倒了小青年,他手里的钱包顿时刷的飞出来滑到陈思怡脚下。

她连忙捡起来,见证件还在,顿时松了口气,也懒得追究现金的问题,把钱包放回包里。

四周一股奇怪的臭味在弥漫……

陈思怡僵了僵,急忙拿出纸巾来,讪笑着跑过去,抽出纸巾给站立着不动却满头满身污水的男人擦拭着。

一边擦一边歉意的叠声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不是要砸你……只是识伤,实在对不起……”

她不禁心中暗叹,真是屋漏偏又遇风雨,情伤回国,却又迷路,连疗伤的时间都没有,却又要追赶小偷,一不小心却殃及了无辜……

从这位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令四周的温度都下降了很多,让人止不住的打哆嗦。

陈思怡只得不停的道歉,说明原因,希望这人能够不计较……

把小偷撂倒的那人走上来,不安的唤了声:“少爷……”

陈思怡看清这人,讶然道:“是你?”

这不是那天半路上被自己拦下的那个司机么?

那么,不小心被她砸中的男人是……

她正在为男人擦拭的脸上污水的手,顿时被他粗鲁的拍开,陈思怡仔细一看,果然!这不就是那天一脸面瘫且冷漠没有爱心又没有表情的男人么!

陈思怡呐呐的收回手,一时间觉得这世界真是好小好小……

男人眼睑微垂,像一尊杀神一样,周身都泛着寒气,睥睨着她,吐出的话像冰椎子一样戳的人心头发冷:“滚。”

这么淡淡的一个字,让陈思怡有些尴尬难堪,她还要道歉,中年司机……也就是宋恒认出她来,连忙对她使眼色。


 
 
 
第三章
 
 
 

没办法,面前这个女人昨天晚上给人的印象太过深刻,虽然此时跟昨天那失魂落魄的样子有着天壤之别,但仍能看出她眉宇间凝绕着的忧愁。

陈思怡一个九十度鞠躬,诚恳的道:“先生,真的很对不起,我知道这上面有一家会所,要不然上去洗洗?”

男人还是那一句:“滚!”

这次口吻重了些,陈思怡非常相信,要是自己还不滚,这人估计一耳刮子招呼过来也说不定!

但看他一脸污水未净,出于歉意,陈思怡还是伸出手去,想给他擦干净:“我……我给你擦擦……”

手伸到一半,面前的目标人物后退了一步。陈思怡手僵在半空放也不是前伸也不是。这男人正淡漠的看着她,那眼神……完全就像是在看一件物品,说不上无情,却也没有任何感情,淡淡的,仿佛深渊下的一潭久不见风雨的死水,波澜不惊死寂一片。

这……这男人怎么滴?

她不禁哑然。一旁的宋恒连忙对她打手势,让她快离开。陈思怡无奈,又道了歉,正要后退转身,才迈开一步,脚下突然踩中了一块香蕉皮,嗖地一下,整个人往前栽去!

“啊!”

她发出一道短促的惊呼,慌乱中她下意识的一抓,只听嘶啦一声,然后就是扣子落地的清脆声响起,哗啦啦滚到她眼前。

陈思怡摔得腰腿疼痛,来不及起身,一阵闪光灯啪啪啪响起!

等到她回神时,只见不远处的车子后面,正躲着几名带着相机记者模样的人,正对着她们拍照!

她下意识的挡住脸,手上有什么东西在脸上拂了拂,她一看,是块布料……抱着惊悚的心境回头看去,陈思怡都不知道自己应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了!

那清洁工早就被这一系列的变故给惊住了,张下嘴看着衣服敞开的俊男,以及那一脸还没擦净的污水,不禁吞了吞口水……这个男人,倒底是在生气还是不生气?

完全看不出来这面瘫下面掩藏着的情绪啊!

但看他衣衫不整却仍然淡然高冷的模样,陈思怡傻眼了!

只有闪光灯啪啪啪……

这这这……是自己的杰作?

她赶紧爬起身,慌张的想要道歉,不过还没站起来,脚下又是一滑,她一头又扎了过去!

然后……

所有人都怔住了!

连那偷拍的记者都有一瞬间忘记了拍照!

实在是……目前的场景太过香艳了!

陈思怡连死的心都有了!

她刚才快要摔倒的时候,下意识的抓了一下,正好抓住转过身来的男人的皮带,整个脑袋扎进了他的双腿间……

她甚至能感受到脸庞下那不同寻常的温度……

咔嚓咔嚓!

她觉得自己全身的骨头就跟现在正响起的拍照的声音一样,僵硬不已。

头顶蓦地传来一道声音,低沉,却带着金属般冰冷的质感:“起来。”

寒气简直扑面而来,陈思怡哭无泪,迅速的站起了身体,这一次再也没有再倒下去。

不过看到面前男人狼狈的样子,她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好半天才憋出一句无力的话:“……对不起先生……”

宋致远倏地回头,扫了眼藏在角落里的记者。宋恒也发现了他们,冷喝道:“谁敢把今天的照片刊登出来,我就让谁的报社消失!”

于是好不容易从一系列的变故中反应过来的宋恒,赶紧替自家少爷理了理衣服,但看着破了一块的衬衫,再看那皮肤上的几道爪子印,最后看向陈思怡的眼神,已经是悲悯了。

“少爷,我们……”

“回去。”宋恒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但他不敢置疑,赶紧回头打开车门。

陈思怡抬头就看到男人冰冷的双眸扫了她一眼,这一眼简直令她全身都像是被冻僵一样无法动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但瞧着他那一身不能入目的衣服,陈思怡良心受到了大大的谴责,这么一枚帅哥,如此形容实在太过扎眼……

思绪未落,身体已经行动了,一手扒拉住车门,宋致远坐在车里,仿佛一尊不会说话的雕像,淡淡的,连睫毛都没有颤一下。

啧,这男人睫毛好长……

陈思怡顿时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现在是想这些的时候吗!

宋恒也来了火气了,这女人怎么纠缠不休啊!他冷声道:“小姐,你还想干嘛?”

陈思怡眼神转向了宋致远,咧嘴一笑,露出八颗牙,笑容里带着满满的歉意:“先生,你这一身脏乱毕竟是由我而起……”

“开车。”

话没说完就被男人淡漠打断,宋恒道:“小姐,少爷已经不和你计较了,请你松手。”

再不松手,倒显得她不识趣了。陈思怡赶紧松开,顺便体贴的关上了车门,在挡风玻璃窗合上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又说了一句:“先生真的对不起,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想让我对今天的事情负责,可以随时……”

车门关上的霎那,名片又飞了出来,飘落在地上,显示出那男人对她的不屑一顾……

陈思怡脸色青白交替,最终还是捡起了名片,放回了包里。

直到车子开走,她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

然而她却不知道,她的动作落入了一双黑夜般的眸子里……

宋致远看着反照镜里松了一口气的女人,腹部的刺痛感和脸上的恶臭不断的提醒着他,这女人带给了他多少刺激!

“少爷,先回去么?”

“嗯。”

宋致远向来喜怒不形于色,宋恒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赶紧收回眼。

本来不仅宋恒觉得这事情估计宋致远就这么放过去了不打算追究,毕竟那也是个意外。

但是第二天,娱乐八卦报纸上,就出现了一张图,一个女人双手吊着宋致远的皮带,头扎在他有双腿间,怎么看怎么猥琐。

而黑色加粗的标题更加猥琐:知名某钻石王老五地下车库与神秘女子野战!!!

一连三个惊叹号,为博眼球。

宋致远也看到了这张照片,随手扔开报纸,道:“哪家报社,废了。”

轻飘飘的一句话,就结束了一个公司。

一切早在宋恒的意料之中。他昨天的警告,并不是乱说。

宋致远看着被扔一旁的报纸,看着那张照片,昨天身上那股臭味仿佛又冲入了鼻间,到现在,那味道仍然令他记忆犹新。

如果一次意外可以被原谅,那么接二连三的意外,就让人无法原谅了!

不管怎么样,陈思怡的脸算是被宋致远记住了。因为他从来没见过那么蠢那么四肢不协调的女人……

宋恒接了一个电话,随后对宋致远道:“少爷,查到一个人,和七重门有点关系。”

宋致远原本岑寂的眸光有暗光一闪,点头,道:“去公司。”

*

正在某酒店的客房里刷牙的陈思怡,耳朵有些痒,随即打了一个喷嚏!

“谁在咒我……”她下意识的嘟囔了一声,但随即放在桌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她赶紧漱口出去,随手就接了:“你好,我是陈思怡。”

“你在哪里?”电话那头,是秦琛压抑着怒火的低喝:“给我滚回来!”

陈思怡眸子一沉,脸上哀伤一闪而逝,压下心中翻腾的痛楚,故意冷下声音道:“秦琛,我已经跟你离婚了,从此之后,我跟你再没有关系……”

“你做梦!”秦琛焦急的怒吼一声,似乎很抓狂,他在电话那头咬牙切齿的道:“陈思怡,你别忘了,你以前是怎么答应我的!”

“我没忘。”陈思怡依然冷笑,但是声音却有些不易察觉的轻颤:“但是我不想继续了。秦琛,从今以后,你就和你相爱的女人在一起,我不会再痴心妄想,更不会继续蠢下去。我爱过你,但是三年以来,你把我对你的感情一点一点的磨灭了。我陈思怡对你的一厢情愿固然是贱,但是再贱,我也不会用我的命,去换另一个女人的命,心甘情愿为你付出三年的青春,已经够了。”

没有再给秦琛说话的机会,她直接挂断了电话,有些无力的坐在床沿,对自己说好的不再流泪,可是眼前还是被水雾蒙住了视线。

她三年的付出,却换不到一个男人哪怕一丁点儿的真心,这样卑微的她都换不来秦琛的爱,总算让她明白,就算她把心剖出来把命送上去,秦琛的眼中也只有他心爱的那个女人。

而她,陈思怡,又算和了什么?

电话又响起,她胡乱的抹了一把脸,没看清手机上的来电显示,便低喝了过去:“我说的还不够明白吗?!”

“喂,小思怡,你吃错药啦?”电话那头,传来死党简瑜的声音,像是没睡醒一样,带着小猫般的慵懒。

陈思怡连忙压下心头思绪,稳了稳情绪,道:“你今天怎么下给我打电话了?平常你不是很忙么?”

简瑜从小酷爱八卦,她从小时候起,就立志要当一个八卦记者,为此,她兢兢业业忙忙碌碌,一刻也不得闲。自从陈思怡和秦琛结婚之后,每次一谈到秦琛,简瑜就恨不得拿刀砍她。每次都是那句‘我真恨不得把你的脑子划开看看里面是不是装了一泡屎还是进了一脑子馊水’,从一开始,她就不看好她和秦琛。

三年里,两人虽然常联系,但是陈思怡很少提及与秦琛之间一事情。一是不想好友为自己担心,二是自己选择的路所受的苦,都应该自己承担。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