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大的女子监狱,夜晚难以入睡,每个月都有120人左右怀孕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3-25 16:46:20

这是z国边境的一个小城镇,不是很大很繁华,不过这里却因为坐落着一座女子监狱而闻名。

张富华没有想到自己辛辛苦苦毕业之后居然被父亲花了重金调到了女子监狱里面做一个男管教,虽然对这件事情很是不满,但至少自己有了一个工作,不用在整天的呆在家里面。

张家在这个小城镇算是一个很富有的了,张富华的父亲几乎垄断了整个小城镇的粮油,因此大家都喜欢叫他张粮油。

为了给张富华安排这个工作,张粮油给监狱长送了三十万块钱,还特意把那个监狱长请到了家里。

双方见面的那一天,张富华在场,女子监狱的监狱长,是一个四十左右岁的女子,不过看上去风情万种,带着一份成熟女人特有的魅力,尤其是穿着那一身制服,应该可以让无数的男人浮想联翩,就连张富华这样刚毕业的年轻人都为之动心了。

张粮油很是殷勤的给女监狱长端茶倒水,张富华则是坐在一边打量着这个韵味十足的女人,她的身上散发着一种气,对,那是一种气,一种可以让女人看上去很高贵典雅的气息,正襟危坐的监狱长嘴角上一直挂着笑容,淡淡的红唇,凤眼桃腮,有一番害羞的少女的味道,难免让张富华有一种想入非非的冲动。

整个见面大概持续了两个小时,直到张粮油把三十万的银行卡交给了监狱长,她这才立身离去,在门口的时候,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张富华,让他想起了一个词:回眸一笑百媚生。

“富华啊,以后你要好好的干。”张粮油同样别有深意的朝着张富华笑了笑,两个人似乎用心良苦:“过几年给爸爸领回来一个儿媳妇,现在爸就想当爷爷,抱抱孙子。”

“恩。”张富华点点头,对于父亲的心愿,他有些遗憾,在大学的时候自己倒是交过一个女朋友,不过毕业后,分了。

那时候应该是大一,两个人都很懵懂,看着身边的人不时的就去旅馆开房也就按捺不住了,两颗心也就这样不在安分起来。

终于在一次两个人喝了一点酒之后,张富华硬着头皮拉着那个女孩子的手:“咱们也去开房吧?”

“好。”女孩子咬咬牙,很痛快的应承了下来。

于是,张富华就跑遍了大街小巷,硬是买了一本日本小电影,张富华算是勉强完成了男人该有的第一次,也在那个旅馆那个夜晚的那张床上,把那个女孩子变成了女人。

在此期间,张富华曾和那个女孩子分手,却抵挡不住大学时期的空虚和寂寞,还是经常厮混在一起。

现在张富华终于明白那个时候的两个人根本就不是因为相爱,而是他们都很寂寞,都需要异性的温暖,就是尝试禁果也是因为两个人都对异性的身体充满了好奇和向往,而之后,他们便是更加难以抑制那种寂寞,就像是吸食了毒品一样,每有空隙就要找对方索取,也仅此而已。

大学毕业的时候,两个人天各一方,便分了手。这段时间张富华几乎快要忘记了那个女子长成什么样子了,只是隐约的记得她的名字:赖爱华。

她是自己的初恋吗?张富华在这个午夜不断的问自己,那个传说中的女子监狱又是什么样呢?和外界传说的一样。里面就是地狱吗?

第二天,张富华起来的很早,一个人去了女子监狱,而接待他的便是昨夜去过他家,而后让父亲一夜未归的监狱长。

“富华,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你们三中队的大队长:吕萍同志。”监狱长介绍着身边同样是穿着制服的一个女子。

吕萍三十左右岁的年纪,身材匀称,屁股很圆,胸脯也很大,张富华看的出来,那身制服会让所有男人垂涎欲滴。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让他的心中很是冲动,也仅仅是冲动。

“以后你就跟着我吧。”吕萍看着张富华笑了笑。

“好。”张富华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吕萍已经走到了自己的身边,带着她身子上面淡淡的清香,让人心旷神怡。那一双硕大的胸脯似乎是在一点点的靠近自己。

“走吧,跟我去三中队看看。”吕萍拉着张富华的手,没有丝毫的害羞:“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心理准备?”张富华一愣。

“到了你就知道了。”

被吕萍这样牵着,张富华感觉自己的手心开始冒汗,这是他除了赖爱华之外牵着的第一个女人的手,感觉很不一样,麻酥酥,很舒服。

跟在她的身后,张富华的眼睛一直都盯着她浑圆的屁股,被那一层裤子包裹,显得更是丰满,张富华知道自己不该想别的,只是欣赏而已。

三中队在一个办公楼的三层,于监狱区有一面偌大的铁丝网隔着,从这边可以看到里面。

屋子里面有着一分女子身上的香味,很香。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新来的同时,张富华。”

“吕队长,这是男人啊。”一个女子尖叫一声。

“是,于监狱长亲自把他分到我们中队的。”

“于监狱长还真是照顾我们啊,监狱里面唯一的男人分给了我们。”那个女子很是开心,像是把张富华分给了她自己一样。

张富华这才挺清楚,原来整个监狱里面就自己一个男人,怪不得老爸愿意花三十万把自己送进来,真是用心良苦。他的目的应该就是让自己在这里给他找一个儿媳妇,这里面的女管教每天都接触不到男人,根本就不会给自己戴绿帽子,这让张富华想起了自己的母亲,那个当年城镇的第一美女。

“张富华啊,我带你熟悉一下咱们监狱吧。”一个女孩子兴冲冲的跑了过来,挽住了张富华的胳膊。

张富华几乎是被那个女孩子拽着出去的,两个人下了楼,女子指着对面的监区说道:“那里就是女子监狱,女犯人的生活区。”

“哦。”张富华点点头,此时的监区里面各个角落都有荷枪实弹的女警守卫着。

“跟你说一件有意思的事儿,两年前我们的监区居然带进来了一个男人。”女孩子一张灿烂的脸看着张富华。

“男人?”张富华大吃一惊,女子监狱居然能进来男人,这还真是稀奇事儿。“那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这个男人居然被监区的女子给活活的蹂躏死了,然后把他的那个东西割了下来。”

张富华再次大吃一惊,眼睛望向了女子监区,这里面究竟都是一些什么样的女人?或许在她们坐牢的这段时间里面,性和自由是她们最大的渴望。

“割下来之后呢?监狱没有发现问题吗?上面不知道吗?”

“后来是于监狱长发现的,那个时候她还是管教。监狱长也因为这件事被处分,后来撤职,她就做了监狱长。”小姑娘的眼神中透着一分天真的笑容:“咱这个地方就是天高皇帝远,监狱里面基本上都是自治的,只要不会太大的事情,上面从来不管。”

“还有这样的事?”张富华半信半疑。

“是啊,上次男人进来的事情,如果不是有人举报的话,老监狱长也不会有事的,我听说,是有人越过了上级,直接把事情弄到了省里面,才会出了这样的事。”小姑娘笑容依旧。

张富华隐隐的感觉到这座监狱远远不是自己看着的这般平静,这里面一定藏着很多自己不知道的秘密。



陪着张富华逛监狱的女子叫做张婷,看着年轻,却在这里面工作了两年。

第一天的工作很轻松,就是在三中队的女管教们陪同下,逛了一圈监狱。然后和大家聊天,算是各自的自我介绍,让张富华对身边的这些佳丽都有了一份了解。

晚上下班的时候,张富华回到家里换了一套衣服,父亲还没有回来,就一个人独自的走在了大街上,夏天的风很热,迎面扑来都带着一股暖暖的味道。

正走着,旁边一个理发店里冲出来一个小姑娘,不由分说的就抱住了张富华的胳膊,然后浓妆艳抹的身子娇滴滴的贴着张富华:“小哥,天色这么热,来我们店里面消遣一下吧。”

张富华偏着头看了一眼,女子二十几岁的年纪,脸上涂抹的很是妖艳,穿着暴露,一身吊带装,下面一条短短的裙子,如同没穿一样,短裙的下面是被黑色的丝-袜包裹着的两条修长的美腿,笔直细嫩,透过丝袜的缝隙,可以看到女子双腿的雪白。

很显然,眼前的这个女子是一个卖身的剪头妹,不然在这个还算是比较封建的小城镇,不会有女子愿意穿的这么暴露,除非她特别的想要男人。

“我不热。”张富华说道。

“小哥,那就解解闷,一百块钱,怎么样?”女孩子伸出自己的腿,放在张富华的面前,蹭着他的身子:“只要一百块钱,小哥你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保证让你舒服,怎么样?”

张富华摇摇头,虽然眼前你的这个小姑娘很是妖娆,也很让自己冲动,不过张富华不喜欢她的职业,更不喜欢被无数男人骑过的女人。

“小哥,你这下面硬邦邦的,肯定有想法,是不是口袋里面没钱啊?八十怎么样?”女子已经在张富华的面前俯首弄姿。

张富华眉头一皱,没有说话。

“八十也嫌贵啊?六十。”女子作出了一副很痛苦的表情,像是在吐血大甩卖一样,然后就把自己的裙子慢慢的往上撩了撩,露出了里面一层白色的裤衩。

“不做。”张富华果断的推开了女子的腿,在自己的手碰到她腿的时候,一股麻酥酥的感觉传遍全身。

“四十。”女子一咬牙一跺脚,可见她们这个行业也不怎么景气。

“二十也不干。”张富华想要推开女孩子,一看她柔弱的身子,收回了手。

女子可不管那些,扭动着自己的屁股继续缠了上来,因为她看到了张富华下面那隆起的一个小包,知道他是有需求的。双手搭在了张富华的肩膀上,身子狠狠的贴着他:“四十块钱也不多,小哥,你就来一次吧,当是帮帮我了。”

“我可以给你四十块钱,只要你能离我远点。”张富华低头去掏钱包,他真担心自己再看下去会控制不住,毕竟是正常的男人,对那方面还是有需求的。正值青春期的他,还很强烈。

刚掏出钱包,张富华就感觉自己的下面被女子抓了一下,顿时如同触电一般,手一抖,钱包掉在了地上。

张富华急忙哈腰去见钱包,就在他捡钱包的时候,眼睛不经意的看了一眼理发店的门口,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是她?她怎么会来这里?

“小哥,你要不要吗?”小姑娘蹲下来,故意把自己的吊带扯了扯,让里面的风景暴露出来一点。

张富华瞥了一眼,头皮发麻。

“走吧,只要进了店,我们有专门的房间,到时候你想怎么弄就怎么弄,想怎么看就怎么看。”小姑娘趁着张富华一愣的时候,拽着他就走进了理发店。

在被拽到理发店门口的时候,他抬头看了一眼,明晃晃的五个字:五月花美发。

“老板,四十块钱。”女子拉着张富华不由分说的就进了一个昏暗的小房间里面,给人一种意乱情迷的感觉。

此时隔壁的房间传来了一阵女子的呻吟声,想必应该是另外一个剪头妹在做生意。

进去后,小姑娘关好了房门,然后就脱掉了鞋子,平躺在了床上,一双媚眼看着张富华:“小哥,快些啊,别让妹妹等的心急。”

张富华咽了咽口水,呆若木鸡的站在门口。

此时他的脑海中再次浮现了那个从五月花美发匆忙离去的那个身影,她怎么会来这里,只是为了剪头吗?



小姑娘见张富华发愣,以为他还是个雏,第一次自然难免有些不知所措,于是就跳下床,拉着张富华的手,微微一笑:“没关系,我可以教你的,保证让你第一次就大展男人的雄风。”

张富华摇摇头,从思绪中回到了现实,眼前是已经一脸妖媚的女孩子,此时的她身上的吊带装已经全然褪去,只留下一副少女雪白的身子映在张富华的瞳孔中。

“不用害羞的,每个人都有第一次,做过了这次,我保证你下次轻车熟路。”小姑娘把张富华拉到了床边,压在身下,很主动。

张富华愣愣的看着女孩子的身子,这是他自从毕业以后第一次这么似乎忌惮的看着女孩子的身子,呼吸渐渐的浓重起来,一时间对那一片雪白充满了向往。

“别傻看着了。来吧。”

整个过程张富华是被动的,他几乎都忘记了自己是怎么进入小姑娘的身子的,只知道在看到了她的身子之后,丧失了理智,很疯狂,把这么长时间以来的所有寂寞和无奈都化作对小姑娘的发泄,勇猛的完成了一个男人该有的雄风。

出了房间,张富华发现这个理发店还有一个二楼,楼梯口的地方用一道绳索拦着。

“老板,我想去这上面。”张富华只是好奇,如果是普通的住宅,怎么可能会有一道绳索呢?除非这上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我想再叫一个小姑娘,去上面。”

张富华指着楼梯的上面。

“小伙子,这上面是不能乱去的。”一个三十几岁的女人走了过来,脸上随是带着笑容,目光冰冷。

“为什么?”

“上面是我们的私人空间,不接待客人。”女子横在了楼梯口和张富华的中间,嘴角上扬:“不该问的别问,不好。”

“哦。”张富华更是好奇的看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女人越是阻止自己上去,他就越是对上面充满好奇,犹如第一次和赖爱华去旅店开房一样,对上床对异性的身体充满了向往一样,但是除此之外,张富华有一种预感,楼上似乎是隐藏着一段和自己有关的故事,究竟为什么会这样,他也不知道。

“你的钱还没给呢,四十。”女老板伸出了手。

张富华掏出了四十块钱交给了女老板,对二楼依旧是充满好奇,不禁多看了几眼。

女老板接过钱之后轻推了一下张富华:“如果你想再找一个女人的话,我可以给你找,不过上面你不能去。”

“不找了。”张富华想想刚才那个小姑娘,确实很有本事,也很妖艳,伺候的自己很舒服。不过想再来一次的话,根本是不可能的了,自己身子里面积攒下来的那点东西已经全部都释放出去了,如果再来的话,也要登上一段时间。

他还记得,那个小姑娘告诉自己,她叫孟丽。不知道是真是假?或许以后可以从这个叫做孟丽的小姑娘嘴里得到一些关于楼上的事情。

女老板看着张富华离开了理发店,表情复杂的冷哼了一声,没说什么。

张富华回到家里已经很晚,父亲还没有回来,就自己睡去。

早上,张富华到监狱里面换了衣服后坐在房间里面发呆。

桌子上电话铃骤然响起。

此时办公室里面只剩下他一个人,其他的管教都去查房了,她们每天上班之前都会去查一次房,这是监狱里面的硬性规定,接班的时候必须查房,有什么问题都要记录在案,哪个班出了事情哪个班负责。吕萍说自己是个男人,不方便去女监区查房,就让他呆在办公室里面守着。

这个时候谁会打电话过来呢?犹豫了一下,张富华接起了电话。

打电话过来的是监狱长,什么都没说,只说是让张富华去她的办公室一趟,她找自己会是什么事呢?难道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还是其他的?整理了一下思绪,张富华去了于监狱长的办公室。

“富华啊,坐吧。”与监狱长正在低头整理着文件,见张富华进来,放下文件,抬起头看着他。

“监狱长,你找我?”张富华坐下来,和监狱长四目相对。

“你昨天去了五月花理发店了吧?”监狱长微微一笑:“你们年轻人冲动我知道,也可以理解,不过我们身为公务人员,要注意自己的形象,那种地方你还是不要去了吧。”

“昨天晚上是意外。”

“每个男人都说找小**是意外,不过我不想在发生这样的意外。”于监狱长一副循循善诱的表情:“如果这件事真的被媒体知道的话,一旦曝光,对我们监狱对你都不好,你知道我的意思了吧?”

“知道了。”张富华点点头。

“恩,可以了,我找你来就是这件事。”与监狱长松了一口气:“你可以回去工作了。”

张富华点点头,站起来走到门口,停下了脚步,扭过头若有所思的说道:“监狱长昨天为什么去那里?”

“啊?”于监狱长一愣:“我,我去理发。”

张富华苦笑一下,指了指自己的头:“监狱长的发型没变,还是那样。”

“这个,我是去染发了。”监狱长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任何人都听的出来,她说的是假话,一个借口。

张富华也不多想,回到了办公室,此时中队里面的人都不在,等了差不多十分钟的时间,电话铃再次骤然响起,张富华看着桌子上响着的电话,眉头一皱,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起了电话。

“吕队长,不好了,三监室的犯人闹事了。”说话的是张婷,很焦急,电话的那边还不时的传来了一阵女子的吆喝声,此起彼伏。

“吕队长不是去查监区了吗?她不在你身边?”张富华一阵愕然。

“还没回来吗?真是的,好了。不跟你说了。”张婷急忙挂断了电话。

张富华越想越觉得事情不对,明明吕队长是去了监区,为什么张婷说她不在?而且现在三监室又出现了暴乱,张婷一个人能应付的过来吗?想到这些,张富华再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拿起了自己的警棍,就跑去的监区。

到了三监室的门外不远处的时候,张富华就听见了张婷的吆喝声,和警棍敲打着门上玻璃的声音,但是似乎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监室里面一阵躁乱。

“你们想干什么?”张富华到了门口敲打了一下监室的门,大喊一声。

“男人?男人啊。”监室里面一个女子高呼一声。

“是啊,真是个男人,男人。”随后监室里面的人开始安静下来,一个个如狼似虎的盯着张富华。

此时的三监室一片狼藉,囚服散落一地,很多的女犯人的身上已经不着一丝的衣物,甚至是身上满是被挠伤的痕迹,在板铺的上面躺着一个女孩子,看上去奄奄一息,身子下面有一点血迹,周身上下的衣服已经被扒的的干干静静,两团女子引以为傲的山峰在她微弱的喘息中慢慢的起伏着,看的张富华心疼的同时又是一阵气血上涌,忍不住的有了生理上的反应。

“你怎么来了?”张婷的语气中带着一分责备:“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你先回去吧。”

“救人要紧。”张富华盯着床上的那个女孩子:“管不了那么多,先把门打开。”

“不行,打开门是要出人命的。”张婷身子靠在门上,面对着张富华:“我警告你,不要乱来

“开门。”张富华大吼一声。

未完待续……微信篇幅有限,点击阅读原文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