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台雷峰女子关于“爱的捐献”感动了整个世界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6-10 15:23:31

一路走好!

天台雷峰乡女子因病去世

捐献眼角膜 、遗体

大爱留人间

       2017年12月15日0时50分,崔宝秀在宁波李惠利医院安静地走了!她走了,但她永远活在所有人的心中!崔宝秀作出了一个伟大的举动,她把眼角膜留下,把身体留下,献给了医学科学事业。这种高尚的人格值得所有人敬佩!



        崔宝秀1968年出生在天台县雷峰乡崔家村。家中五个兄弟姐妹中排行最小,待人也和善可亲。早年在村里的幼儿园当幼师,孩子们最喜欢她!她那时未结婚,但对孩子像妈妈一样无微不至的照顾。记得有一年冬天,一个孩子尿裤子了,崔宝秀连忙跑到奶奶家找出裤子给孩子换上,才没让孩子冻着!在生活上、学习上,崔宝秀都是细心呵护孩子,孩子们都喜欢她!以致于后来她不教了,孩子们都哭了!


后来崔宝秀遇到教小学数学的丈夫,两个人就走到了一起。90年,他们的儿子出生了,一家三口和乐融融!



        由于家里都是农村,想着改善家庭的经济状况,崔宝秀丈夫在93年离开了教育事业,和崔宝秀双双来到了宁波,开始了辛苦的卖菜之路。每天起早贪黑,但是两人从不叫苦叫累。崔宝秀天生乐天派,人缘也好!经常帮助别人,有时候,临边的摊位有事要走动,她都主动帮忙照看。大家对崔宝秀的印象都非常好。连老外也喜欢光顾崔宝秀的生意,她向老外学习英语,然后她教老外中文,于是成了好朋友。



       经过多年的奋斗,终于在宁波有了个家!他们的儿子也大学毕业进了奥克斯,假如这种累并幸福着的生活一直持续该有多好!然而日积月累的劳累,终究积劳成疾,崔宝秀病倒了!12年查出子宫肌瘤的时候已经是晚期!即便是晚期,崔宝秀依旧乐观到让你看不出她任何颓废!她积极配合治疗,顽强地与病磨作斗争,每周往返上海与宁波进行治疗。常年的化疗使她一头秀发掉光,她依旧戴着假发,戴着帽子,脸上依旧微笑,让大家看到都不觉得她是一个病人。每一次亲戚朋友去看她,她会像小孩一样讲她卖菜时的开心事,讲以前的事,讲与丈夫恋爱的事,……然后和他们比身高、合影……开心的像个孩子!还不忘叮嘱大家多多检查身体,珍爱生命……



       崔宝秀的一生是平凡的,但她那种乐观的生活态度值得所有人学习!面对死亡,坦然面对!一个能把自己的生命价值发挥到极致的人,值得所有人尊敬!崔宝秀虽然走了,但永远活在大家的心中!


 

       谨以此文献给天堂的崔宝秀,向您致敬!献给活着的人们好好珍惜生命!



老公陈益明回忆


陈益明讲述妻子治疗、捐献的点滴。宁波晚报记者 童程红 摄


        生病前她思想好,有一次一个顾客钱包厚厚的掉在我们市场卖菜的地方,她立刻打电话还给人家,那位顾客千真万谢。另一次2O10年7月份,我生病(胆结石开刀)。她下班在市场门口又捡到一个钱包她勿勿到我住院的地方,打电话(钱包里大约有一干来块,还有一些证件有联系电话)叫她,那位是江苏在宁波打工的一个小姑娘,拿出一百块钱谢我们,我的宝拒收,说你们打工也不容易,我要拿钱包也不还给你了。也得一次好报,她自已一次做生意回家,包掉了,人家也还给我的宝。生病后,她更珍惜生命,她把我们家里的土方草药,寄给病友,有兰州的,上海的等,帮助病友解决困难。她是一个对生活充满希望的人。有一次对我说:现在社会这么好,发展快,我一定坚强的活下去,看到未来。她是一个笑口常开的人,只要病不痛,她就坚持做力所能及的事。她说我这一生,生命痛苦,无以言说,对我更好即使到了生命最后,还替我着想,吩咐我以后的事。到生命最后几十分钟,我又问她捐献的事,她说:哥哥捐吧,对你,对大家都有好处,我走了把儿子照顾好,照顾好自己,我在那边先挣钱,等我来,这样就慢慢地说不出来,气也越来越少,越来越少,平静地走完一生。我的宝,我将永远永远怀念你,愿你在天堂没有病痛,也像在人世间一样,笑口常开,你说过先去那一边挣大钱,等着我,要记我们的相约……



宁波晚报


患上卵巢癌晚期 与疾病抗争5年多 离世后,她捐献了角膜和遗体


丈夫说: “我的宝”把爱 

永远留在了 这座城市


“2017年12月15日0时50分,我的宝在李惠利医院走了……她要我在她离开后跟大家说一声,向所有关心过她、帮助过她的人说一声‘对不起,谢谢’……她把她的眼角膜留下,帮助别人减少痛苦,把身体留下,献给医学事业……我的宝,愿天堂没有病痛……我将永远记住你,你的深情、乐观、永远向上的思想,你将永远活在我心中。”

这是一则催人泪下的朋友圈消息。发布这条消息的是52岁的陈益明。“我的宝”是指他的妻子崔宝秀。由于卵巢癌不治,崔宝秀走时只有49岁。按照她生前的心愿,陈益明让她捐献了角膜和遗体。


    她以另一种方式

    留在了这座所爱的城市


昨天上午9点,记者在市医疗中心李惠利医院见到了陈益明。他戴着眼镜,皮肤较黑,说话很温和。对于采访,他有些不适应:“我们都是平凡渺小的人,没有做什么了不起的事。”

他告诉记者,自己和妻子是台州市天台县人,来宁波已经整整25年。起初十几年里,两人在华严菜市场卖菜,起早贪黑很辛苦。“她很喜欢宁波,希望能一直留在这座美丽的城市。”陈益明说。

2009年,两人省吃俭用买了房子,算是在宁波立足了。但好景不长,在发现卵巢囊肿、子宫内膜移位后没几年,2012年初,崔宝秀又莫名腹痛,跑了许多医院也找不到原因。直到同年8月才在上海确诊,卵巢癌晚期。不久接受了手术。

之后几年,夫妻两人辗转宁波、上海两地求医,期间崔宝秀接受了整整40次化疗,承受了许多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也由此创造了生命奇迹:当时医生说她可能只能存活一两年时间,但最后她撑了5年多。

今年11月,崔宝秀到了终末期衰竭的地步,肠梗阻、癌性腹水严重。

11月24日,她说服家人办理了角膜捐献登记手续。几天后又办理了遗体捐献登记手续。家人都很深明大义。两个哥哥说,只要小妹高兴。儿子说,只要妈妈高兴。最不舍的人是陈益明,但他也含泪同意了。

12月15日凌晨,弥留之际,崔宝秀再次要求丈夫为自己完成捐献。“然后我给她穿衣服,她嫌衣服不漂亮,后来又说漂亮也没用,反正(遗体捐献时)很快也要脱掉。”陈益明想起妻子在生命最后还能保持幽默,笑了一下又哭了。

0时50分,崔宝秀走了。陈益明联系宁波市眼科医院角膜获取小组,医生前来取下了两枚角膜。他又联系宁波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将遗体送往宁波卫生职业技术学院用于教研。


    为了捐献眼角膜和遗体

      她几次宽慰说服家人


 陈益明透露,妻子是个很善良的人,看到比自己困难的人,总是能帮就帮。在菜场卖菜时,经常将自家的菜送给一些生活困难的人,顾客落下财物也都悉数归还。在确诊卵巢癌后不久,她就萌生了捐献眼角膜和遗体的念头。

“手术、化疗都是很痛苦的事,而且不只是病人一个人痛苦,家里人也痛苦。她身边很多病友都是这样。她希望能结束这种痛苦。”陈益明说,2012年在上海治病时崔宝秀就问医生,自己如果把遗体捐了,会不会有帮助?当时医生的回复是会有帮助,志愿者捐献的遗体是医学生的重要教材,也是医疗研究的珍贵素材,有助于医疗人才的培训和医学的发展。

崔宝秀听进去了。“按她的想法,先把所有有用的器官都捐了,再把遗体捐了。”陈益明说,但由于患癌,除了角膜,妻子的其他组织和器官无法用于移植。

获取角膜的方式和陈益明想象的不同。他本以为只是取下眼睛表面的一层膜,打听后才知道要取下整个眼球,再由医生为捐献者装上义眼,恢复遗容。陈益明有些动摇,因为心疼“他的宝”。

倒是崔宝秀宽慰他:“你想啊,我把角膜捐了,帮助别人复明了,哪天说不定那个人就看到你了呢,就像我又看到你了啊。”

捐完角膜还要捐遗体,家属3年后才能拿到骨灰,这也让陈益明不好受。也是崔宝秀劝他:“你想我了,可以去遗体捐献纪念陵园看我,那里有那么多人,我不孤单。”

去世前,崔宝秀还交待了丈夫一个“任务”,那就是给天南地北的病友们打电话,给他们打气,告诉他们“我走了,但你们还要继续坚持,要相信医学会进步,最终会攻克疾病”。


    他们生死相守的故事

      也让医护人员感动不已


崔宝秀在李惠利医院全科病房度过了生命中最后52天。每一天,陈益明都会来陪夜。这对柴米夫妻朴实无华的感情也让见惯了生死的医护人员动容不已。

崔宝秀淘气地叫丈夫“差眼(眼镜)哥哥”,陈益明则叫妻子“阿宝”“我的宝”。两人早年在台州都是老师,第一次见面就认定了对方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

来到宁波后,迫于生计,夫妻两人转行当起了菜贩。崔宝秀生病后,陈益明结束了菜场的生意,改为打零工维持生计。过去几年,他在邱隘一家电瓶车配件厂上班。老板周立平知道他为给妻子治疗已经花光了积蓄,二话不说拿给他9万元,让他“先用着,不着急还”。

这些年,妻子每一次化疗,每一次用药,陈益明都记在纸上,记了满满6张A4纸。今年过年后,崔宝秀病情恶化,3次化疗效果都不理想,陈益明千方百计打听,买来原料药,调配给妻子吃。这些药便宜的三四百元一克,贵的一两千元一克。吃了3个月后,肿瘤标志物数值一降再降,把他高兴坏了。

但原料药毕竟不是成熟的药物,副作用较大,崔宝秀的血小板远低于正常值,肿瘤标志物数值则飙到新高。今年9月,陈益明在病友介绍下,购买了一种印度产的药物,起初有效果,但很快也不管用了。

癌症晚期病人许多医院不收。好不容易找到李惠利医院愿意收治崔宝秀,两人知道,距离最后的分离已经不远了。陈益明更加无微不至地照顾妻子,每晚都在狭小的陪护床上过夜,一早等妻子吃过早饭再赶去上班,中午也会抽空过来看看,晚上下了班更是直奔医院。

52天里,崔宝秀很心疼她的“差眼哥哥”,几次提出不治了回家吧,但陈益明不肯放弃。他看到的不是自己的苦,全是妻子的好:“住院前,我不让她干活,她非要干,端个小板凳,坐一会儿擦一会儿地,还做饭,切个菜去躺一会儿,然后起来继续忙活。家里永远是干干净净的,饭菜永远是热腾腾的。”

15日凌晨,崔宝秀在丈夫怀里走了,很安详,没有痛苦。

“我的宝,你去了,我不舍,三十年相守,你有十年病痛,但你乐观、积极向上、开心。想起你,我又泪流满面。”这是陈益明昨天清晨发在朋友圈的消息。“如果没有这个病,我跟宝还能再相守30年。她捐献遗体,就是想让其他病人能多一分活的希望,她是对的。”陈益明说。


内容来源:台州资讯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