吵架后,男人最反感你这样发微信!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8-16 15:45:29

夏日的太阳总是早早的升起,扰人好眠。

阳光钻进没有关严的床帘,窥视着这小小的房间,急促的闹钟铃声让床上的人儿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兰错错嘴里嘀咕了一声,接着从薄被中伸出一只手,将闹钟给按掉。

片刻之后,床上的兰错错睁大了眼睛,回想起刚才做的那个梦,清丽的眸子中闪过片刻的忧伤。真是要命啊,竟然会梦到那些她以为已经埋藏在记忆深处的事情。

每个人都有一些不愿触碰的伤,而那一个梦,刚好属于这一类,是永远也不愿意开封的记忆。如果可以,她也希望,这一辈子,都不要遇见那一个曾经将她的心伤得遍体鳞伤的人,只是很多时候,世事往往跟你的期望相反。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无法言喻的伤,叫做“前男友”,不过,谁年轻的时候没有遇上几个渣呢!不遇上渣,怎能成功当妈呢!


轻叹一口气,她掀开被子,梳洗完毕,换好外出的衣服,她拿起包包就出门去了。


到了公车站,看到公车正要开走,兰错错拔腿就往前冲,好不容易挤上车之后,她却只能站在公车后门的门口,公车摇摇晃晃的开走了,她却好像沙丁鱼一样被挤来挤去的。


夏日的公车简直就是人间地狱,虽然公车中有空调,但是,兰错错却闻到了香水味,古龙水味与汗水的混搭味道,加上刚才一路跑来追公车,她已经汗哒哒的。现在闻到这些味道,她顿时有种反胃的感觉,为了不让自己吐出来,她捂住了自己的鼻子,却惹来了一旁一个中年男人的白眼。


在车上摇摇晃晃大半个小时,好不容易下了车之后,兰错错才觉得自己终于活过来了,她重重的吸一口气,旁边却有一辆跑车飞快的开过,留下一串汽车尾气。吸进了汽车废气的兰错错一张俏脸就沉了下来。


今天还真不是她的幸运日啊!一大早梦到急欲忘记的人,大清早的还吸进了过多的汽车废气,她瞪着那一辆跑车,眸子中满是愤怒,哼,开那么快,赶着去投胎啊!


在心里埋怨了一句,意识到时间已经不早了,她正要快步往打工的咖啡馆走去,却听到前面传来了一阵刺耳的刹车声,顺着声音望了过去,一位捡垃圾的老婆婆被撞倒在地,小手推车上的纸板掉了一地。


车主很快的下车,那是一个年轻的男子,男子将一头短发染成了五颜六色,活像一只孔雀。下车的男子却不是询问老婆婆的伤势,而是查看自己车子的状况,当他发现自己的车子被擦花了一点点之后,有些仗势凌人的说道:“老太婆!你弄花了我的车子,你要赔钱给我!”


摔倒在地上的老婆婆听到“赔钱”两个字,脸色顿时就变了,她求助的望了望周围围观的人,谁知道,大家都没有要帮忙的意思。她想要站起来,挣扎了几下都没能成功。


男子也没有扶起老婆婆的意思,他甚至双手抱在胸前,居高临下的睨着婆婆,说道:“老太婆,我这可是新车啊,你别以为弄花了我的车子就什么事都没有啊,我告诉你,你如果不赔钱的话,我绝对不会这么放过你!”


知道前面出事了,兰错错就快步的走了过来,当她听到那个撞到人的男子竟然说出那么霸道的话,她觉得火气直冲头顶!顾不得三七二十一的她快步走上前,站到那个男子的面前,理直气壮的说道:“明明是你自己开车撞到婆婆的,你竟然还诬赖婆婆,你也太过分了吧!”


兰错错质问完毕,就蹲下身子询问老婆婆的状况,当她发现老婆婆只是擦伤了膝盖和手心,并没有其他的重伤之后,她也放下心来,于是,将老婆婆扶了起来。


年强人没有料到竟然有会有人冲出来反驳,他心中着实有些诧异。不过,诧异归诧异,他还是瞪着兰错错,说道:“关你什么事情,你多管什么闲事!”


兰错错冷哼一声,说道:“路见不平当然要拔刀相助啊!”


她最看不惯的就是那些仗势欺人的人了,平时没撞见还好,现在撞见这个年轻人欺负一个老婆婆,她说什么也不会坐视不理的!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别到头来自己惹祸上身啊!”男子冷笑道。


虽然面前这个男子很高,有可能一拳就能将她挥倒在地,不过,兰错错心中的正义使者不容她退缩。她站直了腰杆,说道:“你是在威胁我吗?”说着,她朝男子晃了晃手中的手机,说道:“我告诉你,我刚才已经将你撞到婆婆的场面拍了下来了,当然,我还清楚的拍到了你的车牌号码,如果你不赔偿婆婆的损失,我一定将这条短片放到网上去,看到时候是谁惹祸上身!”


听到兰错错的话,男子的脸色都沉了下来了,他伸出手,想要将兰错错手中的手机给抢过来。


兰错错的手却藏到了身后,冷声道:“光天化日之下,你竟然还想抢我的手机?你还有没有王法啊?别以为自己有几毛钱就可以为非作歹!你如果不赔偿婆婆的损失,我就报警,将事情闹大!”


男子指着兰错错,脖子处的血管都已经浮了起来了,当他注意到围观的人已经开始对他指指点点,甚至还有人拿出手机将这些都拍下来之后,他有些恼羞成怒,但是,却又害怕将事情闹大,于是,他对兰错错抛下一句“别再让我遇见你”转身就要走。


兰错错却没有善罢甘休,她快步走到那男子面前,背抵住他的车门,毫不示弱的说道:“赔偿老婆婆的损失!”


“对啊,撞了人,竟然想这样走!”


“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不像话啊!”


“以为自己有钱就了不起!”


……


原本围观的人在这个时候议论纷纷,男子狠狠的瞪了兰错错一眼,从钱包了掏出了几张钞票,递给了兰错错,然后将兰错错从车门处拉开,上了车,发动车子离开了。


围观的人群散去了,兰错错将手中的钱递给了老婆婆,帮老婆婆将散落了一地的纸板收拾好,叮嘱了几句之后才离开了。


然而,兰错错并没有注意到,有人从头到尾都将这一幕收进了眼底……


因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耽误了时间,兰错错像脱轨的火车头冲进了小巷拐角处的咖啡馆中。


这间咖啡馆并不大,但是布置清幽。咖啡馆一面墙壁上挂着几幅山水画,另外一面墙却贴满了五颜六色的纸片,纸片上是客人写的祝福语,又或者是客人写下的心事。


收银台后方是一个柜子,柜子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咖啡豆。此刻,伴随着浓郁的咖啡香的是轻缓的钢琴曲。咖啡馆中的客人都低声与同伴交谈,行程了一副宁静安详的画面。


与兰错错一同在咖啡馆打工的工读生小梅见到兰错错,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她凑到兰错错的身边,轻声的提醒道:“错错,刚才店长已经找过你了,你自己小心点。”


兰错错硬着头皮点点头,对小梅说了声“谢谢”就往内间走去了。


这间咖啡馆的店长在一个将近三十岁的女人,叫陈玉芬。兰错错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很多时候,她没有做错什么事情,陈玉芬也会扭着腰肢走到她的面前,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她,教训她。


次数多了之后,兰错错只能将一切理解为,她与陈玉芬的磁场不合,所以陈玉芬才看她不顺眼,想要将她处之而后快。


人与人之间,是有一种看不见的磁场的,如果磁场相近,或者想同,两个人很容易成为朋友,然后,磁场相悖的话,只会是相看两相厌的下场。


不过好在她在工作上很少出错,加上经理还觉得她做事勤快,所以,陈玉芬即使不喜欢她,也不能光明正大的将她赶走。


只要她夹紧尾巴做人,她在找到一份正式的工作之前,都能在这间咖啡馆呆着。虽然这份工资并不是高,但是,对她来说,却是很重要的。


走到员工休息室,才刚换好制服,兰错错就看到陈玉芬站在门口,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她,眼中有着得意的光芒。


兰错错觉得一阵头皮发麻,她慢慢的朝陈玉芬走了过去,恭敬的叫了一声:“店长。”


“叫我店长?你才是店长吧?现在才来,还真是大牌啊!”陈玉芬毫不掩饰自己的对兰错错的厌恶,冷声道。


“店长,不好意思,我今天有事情耽搁了,我保证,我以后一定会准时的。”兰错错低着头说道。


“有事情耽搁了?”陈玉芬的音调拔高了,摆明了不相信兰错错的话,她继续说道:“有事情耽搁了就不会打一通电话吗?如果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我们店还能开下去吗?”


兰错错低着头说不出话来。她知道,陈玉芬不喜欢她,而一个人不喜欢另外一个人,不管那个人说什么,都是错的,甚至,连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呼吸着同样的空气都是错误的!深谙一个巴掌拍不响,她决定“沉默是金”,等陈玉芬发泄完她心中的不满,她的耳朵就不用受到噪音的荼毒了。


陈玉芬一直在兰错错的面前喋喋不休,甚至从兰错错第一天来咖啡馆之后犯下的大小错误都数落了一遍,直到小梅进来说外面客人太多,忙不过来,陈玉芬才停止了她的数落,狠狠的瞪了兰错错一眼才又扭着腰肢离开了。


陈玉芬离开之后,兰错错觉得盘旋在她头顶的阴云终于散开了,她重重的呼了一口气,对小梅说了声“谢谢”。


“说什么谢谢啊,我也是实在忙不过来了,再说了,她也不想想,她揪着你在这边教训,浪费了很多时间的好不好!”小梅没好气的抱怨一句,与兰错错并肩走出了休息室。


咖啡馆中已经坐满了人,兰错错走到一对年轻的情侣面前,轻声的说道:“欢迎光临,请问你们要喝点什么?”


年轻的男孩回答说:“我们要一杯拿铁,一杯卡布奇诺,一块黑森林,一块提拉米苏。”


“好,请稍等。”给了客人一抹甜甜的笑容,兰错错将写好的单送进了内间,又继续招呼其他客人去了。


一整个上午,兰错错好像不知疲倦的陀螺,不停的忙进忙出。


透明的玻璃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一个年轻的男子从门外走了进来。男子宛若一个发光体,将在场的女孩子的视线都吸引到了他的身上。像是没有察觉自己已经在小小的咖啡馆中造成了轰动,男子朝靠窗边的空桌子走了过去,坐下,修长的手指拿起了桌上的餐单。


男子的身上穿着休闲服,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神情看起来轻松自然。片刻之后,男子伸手招来了服务员。


从男子一进门之后就将视线放在男子身上的小梅一见到帅哥招手,就连忙走了过去,嘴角的笑意比面对其他客人的时候还要甜美上几分,那笑容仿佛能滴出蜜来似的,觉得心一直怦怦直跳的小梅甚至有些结巴的问道:“你,你好,请问你要点些什么?”


习惯了女孩子在面对他的时候脸红心跳,对于面前这个女服务员说话结巴,顾季唯早已经见怪不怪了,他的手指在光滑的桌面上轻轻的敲了敲,嘴角挂着招牌笑容,说道:“麻烦给我一杯蓝山。”


“好,好的,麻,麻烦您稍等。”小梅说着脚步有些不自然的离开了,然而,她的嘴角的笑容始终都没有淡去。


兰错错小心翼翼的端着两杯咖啡走出内间,与小梅碰面的时候,小梅脸色泛红,笑着对她说:“错错,外面有个超级无敌大帅哥!”


兰错错只是笑了笑,对于小梅一见到帅哥就会兴奋的样子早已经习惯了,她刚想调侃小梅两句,但是,看到陈玉芬犹如幽灵一样盯着她,她将所有的话都忍回了心底。端着咖啡给客人送去了。


不经意的抬头望向窗外,看到窗外一对情侣分食着手中的雪糕,两人有说有笑的走过,她整个人愣住,觉得自己的呼吸停顿了,手脚也变得僵硬,酸楚不停的往心底冒了出来,喉咙变紧,眼底也火辣辣的,好像有什么温热的液体要冒出来了,手中的托盘掉了下来,托盘上的咖啡摔到了地上,深褐色的咖啡飞溅出来……


咖啡杯掉在地上发出的“哐啷”声让兰错错回过神来,在场的人也都将视线放在了兰错错的身上。


原本坐在窗边位置上那个神色自得的顾季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脸上那自得的表情变成了不耐,他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抖着沾着咖啡的裤管。


小腿上的黏糊感让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虽然隔着裤子,但是,他还是能感受到咖啡是有多么的滚烫,想到自己等等要穿着这么一条沾着咖啡渍的裤子走出咖啡馆,他的心头就仿佛蒙上了阴霾一样。


他平生最恨的事情就是穿脏衣服,此刻,那沾着咖啡的裤子在他的眼里就宛如在臭水沟中泡过一样,让他全身不自在。


意思到自己闯了什么祸,兰错错连忙低下头,不停地道歉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她甚至还拿出纸巾,想要帮他擦干净裤脚上的咖啡渍,谁知道他却皱着眉头,一脸厌恶的将她推开了。


抬起头,看到面前的男子那厌恶的眼神,兰错错觉得有股怒火从丹田处往上冒。虽然她是有不对的地方,但是,这个男子有必要用这样的眼神来看她吗?好像她是讨人厌的蟑螂一样!


一直盯着兰错错的陈玉芬快步上前,毫不留情的指责兰错错,声音拔尖了指着兰错错,说道:“兰错错,你怎么回事?差点将整杯咖啡倒到客人的身上,如果让客人受伤了,你担待得起吗?”


陈玉芬的声音让兰错错回过神来,即使她心里不舒服,但是,也只能将心中的不愉快都压下去,不让陈玉芬借机责备她。她继续道歉说着:“对不起!”


陈玉芬狠狠的瞪了兰错错一眼,面对顾季唯的时候,脸色变得比翻书还快,笑盈盈的说道:“先生,不好意思啊,都是她太冒失了,你没事吧?”


顾季唯仍旧沉着一张脸,查看裤子的灾情,片刻后抬起头来,看着用头顶面对他的兰错错,双手抱在胸前,说道:“小姐,你是忘记带脑子出门了吗?”


兰错错的拳头不由得握紧了,嘴里却还是:“对不起!”


顾季唯“哼”了一声,说道:“对不起有用的话,这个世界就不会每天有那么多的纷争了。”


她知道今天的事情是她的不对,但是,她并不是故意的,而且她都已经道歉了,面前的男人却说话,兰错错还真觉得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想到刚才自窗外经过的人,她的心更加沉了。


“这位先生,怎么说都是她的不对,你说吧,要怎样惩罚她,你才不追究?”陈玉芬在一旁说道,眼神却好像是淬上了毒药的箭,直直射向了兰错错。


顾季唯看了陈玉芬一眼,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说道:“即使我要求你们炒掉她,都不能赔偿我这条裤子的损失!”


听到“炒掉”两个字,兰错错的眼睛顿时就瞪大了,她抬起头来,一张小脸已经涨得通红了,按捺不住的反驳道:“我不是故意的,而且,你的裤子不过是沾上了一点咖啡,有必要那么夸张吗?”


面对兰错错的反驳陈玉芬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如果不是有其他人在场,她说不定已经破口大骂了。而顾季唯嘴角则勾起了一抹讽刺的笑容,以不屑的语气说道:“你以为,你在这里工作几个月的工资能买我的裤子?”


在兰错错抬起头来的那一瞬间,顾季唯已经认出了兰错错就是早上在马路上与那个年轻男子据理力争的人。


早上经过,他将一切从头到尾的看在眼里,说实在的,那个时候,他是有些想为兰错错鼓掌的。毕竟,在这个冷漠的年代,像兰错错这样热心的人并不多了,然而,他对兰错错的所有好感都会一杯咖啡终结了。


兰错错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顿时说不出话来。她在这里上班的工资是不高,但是面前这个男人有必要用这么不屑的语气说话吗?虽然她在这里上班的工资是不高,但是,这些钱对她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啊!


深呼吸了一下,还是没能压下奔腾的怒火,兰错错对上面前的男子的眼睛,说道:“先生,我知道我的工资不高,但是,你有必要摆这样高高在上的态度吗?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么好命,含着金汤匙出生,穿几千块一条的裤子!”


顾季唯似笑非笑的看着兰错错,如果他们不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相遇,或许,他会佩服兰错错的勇气,他冷笑一声,说道:“我只是就事论事,少来抨击我的出生!”


兰错错还想反驳,然而,对上陈玉芬的歹毒的眼睛,她所有的话都咽回了喉咙,这份工作很重要,她没有必要为了一时的意气,失去工作,于是,她低下了头。


顾季唯又哼了一声,不理会陈玉芬的道歉,沉着一张脸离开。


“兰错错,你给我进来!”陈玉芬说了这么一句之后,就扭着腰肢率先走进了员工休息室中。


兰错错轻叹一口气,想要扯出一抹笑容,将萦绕在心头的阴霾驱除,然而,她扯出来的笑容比哭还难看。望着陈玉芬的背影,她觉得心头无比沉重,说不定,陈玉芬有可能会借题发挥,将她炒掉。


想到这个可能,她的心里就更加难受了。


员工休息室。


没有外人在场,陈玉芬也不再掩饰自己的脾气,她双手叉腰,瞪着兰错错,冷笑道:“你今天不但迟到,还做错事,甚至还跟客人顶嘴,你大小姐如果不想做了,就说一声,我会马上让你走。”


不想失去工作的兰错错心中虽然觉得有些委屈,却还是说道:“店长,对不起,今天是我的不对!”


如果不是在外面经过的那对情侣给她带来的打击太大,她也不至于会犯下那样的错误,如果她没有犯错,陈玉芬也没有机会挑剔她。


一切只能怪她运气不好吧!


兰错错的道歉并不能安抚陈玉芬,她冷哼着说道:“对不起?你以为你的对不起有任何的意义吗?兰错错,我告诉你,你被炒了!”


兰错错抬头看着陈玉芬,眸子中写满了不敢置信,今天的事情,她确实有一部分的责任,但是也不至于严重到要被炒掉吧!不想轻易的失去工作,兰错错说道:“店长,我知道今天的事情我有责任,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以后都不会再犯错了!”


“保证?”陈玉芬冷笑,说道:“保证有什么用?总之,你这样的大小姐,我们请不起!你被炒了!”


觉得跟陈玉芬完全沟通不了的兰错错也沉下脸来,说道:“你没有资格炒掉我,我要见经理!”


“见经理?”陈玉芬冷笑,严重却有着掩盖不住的得意,说道:“经理昨天已经出差了,他将店里的事情交给我全权负责,所以,兰错错,你被炒掉了,我会让财务跟你结算工资,你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陈玉芬那得意的样子让兰错错明白,她是回天乏力了。虽然心中很不甘心,但是,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出什么事情来挽救。


今天,还真不是她的幸运日啊!梦到已经埋葬在心底的人,又意外撞见那人,还失去了工作,她今天,还真是不顺利啊! 

发表